和前同事吃一次飯,才明白,人生路上要珍惜這三個人

一個最平常的工作日,下班后,我仍在加班,冥思苦想之際,接到了前同事邀約吃飯的電話。

雖然是十年前的同事,但一起共事的那幾年,是我人生中最為青澀、碰壁最多的時光,也因此格外珍重那時對我照顧有加的人。

而此次邀請我吃飯的,就是當年那幾個比我年長十幾歲的大哥哥大姐姐,他們有的已經退休,有的還距離退休不足一年,此次相聚,純屬「老友時光」,只談過往,不聊當下。

我實在無法以「工作忙」為借口拒絕,只得欣然同意,并以犧牲一個小時的午休時間為代價,沉浸到「回憶殺」當中,各種「真心話大冒險」,讓人笑得眼淚橫飛。

在久久地回味中,我也體會到,人生路上,要珍惜這三個人。

01

同甘共苦的同學。

老話說:「同窗時間短,同學情誼長。」

這句話,對于上世紀八十年代初的中專生來說,更是如此。

這次飯局上,李姐、楊姐、廖哥、劉哥、陳哥都是同一個技校畢業的,從十五六歲到十八九歲的「最青春」,他們一起走出大山,外出求學,見證了彼此的成長。

其中,楊姐的家境是所有人當中條件最好的,所以,其他幾個人幾乎都受過楊姐父母的「款待」,她家也成為了幾個同學隨時可以落腳的地方。

在那個物質條件并不富足的年代,能夠考上技校,學一門專業特長,也意味著跳出了農門,畢業后就有工作分配,能夠成為中專同學,自然是無比地幸運。

大家條件都差不多,出身農家,經濟條件都不怎麼好,父母也一再囑托,要對待兄弟姐妹一般,對待這些同學。

事實上,也的確如此。

面對城市的繁華和喧囂,老鄉之間的相互取暖,給了他們無盡的動力和溫暖。

幾十年后,這份感情愈加歷久彌新,值得好好珍惜。

02

患難與共的同事。

職場上的競爭,可謂「你死我活」,很少能夠將同事處成「朋友」。

但這幾個同事,卻一路從同學,又成為了共事一輩子的同事:因為專業對口,李姐、楊姐、廖哥、劉哥、陳哥畢業之后,就被老家一家單位全盤接收,成為了有編制的正式員工。

那時候,廣播電視還是新鮮事,各鄉鎮的廣播站,也運轉不停,他們是不折不扣的技術人員,還能客串寫新聞稿,很快成為了「中堅力量」。

但職業上的成就,似乎也僅限于如此,除了李姐轉型,做了全職記者,其他幾個人,后來都「淪為」守在機房里的透明人,沒有一個人走上領導崗位。

好在,單位里集資建房,通過抽簽,他們「神奇」地又成為了門對門的鄰居、上下樓的鄰居,眼見著彼此談戀愛、結婚、生子。

他們時常湊在一起吃飯,一起帶娃,偶爾也吵架,但又不知為何,很快又其樂融融。

轉眼,他們的兒女也相繼考上大學,有的自主創業,有的考上編制,那些承載著他們青春記憶的房子,也相繼一套一套被賣出去,只還有陳哥一家,未能走出那個熟悉的院子。

歲月里的喜樂哀愁、歡歌笑語,似乎就在昨天。可他們頭上的白髮,眼角的皺紋,微駝的身軀,都在無聲訴說著,一切終成過往。

03

惺惺相惜的朋友。

從來未曾想過,我會和李姐、楊姐、廖哥、劉哥、陳哥成為「忘年之交」。

那時,我剛從教師部門轉行過來,成為一名記者,跟在李姐的后頭,當「學徒」。李姐年歲大了,端攝影機,有些端不穩了,但她儼然是「一姐」的氣勢,帶著我們采訪、寫稿、編輯,毫不吝嗇的傳授經驗。

她總說,從我的身上,看到了她年輕時候的影子:霸蠻、較真,舍得吃苦。

因為孩子剛上幼兒園,沒人接送,李姐便安排楊姐、廖哥、劉哥、陳哥輪流幫我接送,還時常帶回家去,管晚飯。這樣,我就可以安心工作。

因為業績漸漸好起來,李姐、楊姐、廖哥、劉哥、陳哥又鼓勵我跳槽,不要像他們一樣,一輩子就這樣「埋沒」了。

回想起來,似乎只有他們對我的種種關照,而我,卻并未付出過什麼,只是每次見面打招呼,都真誠地笑著稱呼他們為「哥」、「姐」。

哪怕我后來離職了,依然會隔三差五參加他們的聚餐、春游、秋游,我們真的成為了「朋友」。

時隔多年,再次相約,忍不住挨個擁抱一遍,那份放松、喜悅是止不住的。

04

結束語:

人生路上,我們總是遇到很多人,又和很多人錯過。

有些人,只能是路人,有些人,卻成為我們生命里,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和他們一起走過的路,一起熬過的夜,一起流過的淚,一起恣意的笑,便是一份溫暖,一種幸福。

這樣的人,值得一生珍惜,祝福永遠。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