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歲男人的忠告:贍養父母時,無論感情多好,也要立下這3條規矩

前言:

當父母老了,他們最大的依靠,來自于自己的親生兒女。對于老年人來說,如果在自己年老體衰之時,能夠得到兒女們的精心照料,那是一件非常值得慶幸的事情。

老年人即使經濟條件允許,能夠雇得起保姆,住得起養老院,但是,花錢買來的服務,始終沒有兒女的照顧更加貼心,花錢買來的服務,是冰冷的,敷衍的,只有自己的兒女,才會盡心盡力地照顧父母。

五十歲的方先生說,他在父母雙雙失去了自理能力之后,毅然決然地將父母接到自己家里照顧。可是,他的一片好心,卻沒能得到好的結果。

在經歷了太多的不堪之后,方先生發出了這樣的感嘆:贍養父母時,無論感情多好,也要立下這三條規矩,否則就是自找麻煩。

方先生:

我今年五十歲,是一個小有成就的商人。我的父母都是農民,生下了我們弟兄三個。我排行老大,下面還有兩個弟弟。

在我們村,誰家的兒子最多,誰就最遭人羨慕。一個家,如果沒有兒子頂立門戶,就會被人欺負,父母老了,也沒人給自己養老。所以,即使家里有好幾個女兒,還要拼了命的生兒子。

父母這輩子沒別的本事,他們最大的本事,就是生了我們三兄弟。在父母的心目中,我們三兄弟,就是他們最大的財富,是他們養老的根本。

我小的時候,家里雖然很窮,但父母寧愿自己餓著肚子,也要讓我們三兄弟吃飽飯。為了供我們讀書,父母天天都在地里拼死拼活的干,將掙來的錢,換成我們的學費和書本。

由于我是老大,要照顧兩個弟弟,地里忙不過來的時候,還要幫父母干農活,所以,在三兄弟當中,我的學習成績最差。

我知道自己的成績不好,很難考上大學,于是國中畢業之后,我就再也沒有讀過書。我天天都幫著父母做農活,給兩個弟弟掙學費。

在我十八歲的時候,我的兩個弟弟,一個上了高中,一個考上了大學。大弟弟拿到大學錄取通知書的時候,父母就開始犯愁,讀大學幾千塊錢的學費,對于我們這個貧困的農村家庭來說,無異于天文數字。

我見父母天天都在家里長吁短嘆,為了弟弟的學費發愁,就跟父母說,我要去沿海城市打工,我聽說那邊的收入高,我要去那里找工作,給弟弟掙學費。

父母不放心我一個人去外地打工,可是,想到弟弟的學費沒有著落,他們只能無奈地點點頭,同意我去外地打工。

臨走之前,父母給了我五十塊錢,讓我做路費。在那個年代,五十塊錢,可不是小數目,父母整天在地里勤扒苦做,一個月下來,也掙不到五十塊錢。

我擔心父母沒錢用,只拿了十塊,說這些做路費夠用了,不需要那麼多的錢。父母硬是將五十塊錢塞給我,你一個人在外面,兜里沒錢怎麼行?餓肚子咋辦?我們在家里,只要地里有糧食,就餓不著。

就這樣,我揣著父母給的五十塊錢,來到了沿海城市,正式開啟了我的打工生活。不知道是我的運氣好,還是別的什麼原因,自從我離開家鄉打工之后,就一路開掛,從一個小小的打工人,發展成為工廠的老闆,每個月都有六位數的收入。

自從我發達了之后,就總是往家里匯錢。我用自己掙來的錢,供弟弟們讀了大學,給父母翻新了房子,弟弟們結婚的時候,我又每人送了一套房。

老家的房子不貴,二十多萬,就可以買三室兩廳,沒花我太多的錢。弟弟們結婚之后,都在老家找到了工作。看著父母和弟弟們全都過得很好,我才開始考慮自己的個人問題。

多年以來,我一直將所有的心思,全部撲在事業上面,加上我一直都照顧著老家的親人,根本沒有多余的時間,去談一場戀愛。

後來,我和自己的秘書結婚了,她是一個賢淑善良的女孩。我倆結婚之后,她給我生了一對龍鳳胎,讓我喜不自勝,感覺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我生了龍鳳胎,父母帶著兩個弟弟前來祝賀。我將父母和弟弟們全都安排在家里住下,我家是別墅,來再多的人,也住得下。

我天天都開著車子,帶著父母和弟弟們出去玩,給他們每人買了一套衣服,帶著他們吃各種美食。

自從弟弟們見識了我的闊綽之后,就對我的生活羨慕不已,逢年過節的時候,他們就會拖家帶口地來我家小聚,每次我都是好飯好菜的熱情款待,直到他們玩夠了,才將他們送走。

「人無千日好,花無百日紅。」隨著父母的年紀越來越大,他們的身體也越來越差,去醫院的次數也就越來越多。

父母沒有醫保,看病全是自費,每次父母看病花錢,都是我實報實銷。弟弟們雖然都掙著工資,但他們從不提分攤父母醫療費的事情,他們不提,我也沒問,不想因為這件事情,和弟弟們撕破臉。

後來,父親的心臟出了問題,需要做心臟搭橋手術,農村的醫療條件,根本做不了這樣的手術。為了方便父親治療,我干脆將父母雙雙接到了城里,讓他們在我家里住下,一邊在城里的醫院治療,一邊給他們調養身體。

父親的手術費,花了十多萬,全都是我一個人掏的。弟弟們明知道我花了那麼多的錢,卻沒一個人主動掏錢。

妻子對弟弟們有很大的意見,她說我把兩個弟弟給慣壞了,不應該將贍養父母的事情,一個人大包大攬下來。父母不是我一個人的,兩個弟弟也有贍養的義務。

我將妻子狠狠地訓了一頓,說他們可是我的親弟弟,我怎麼能和自己的親弟弟計較這些?妻子不服氣,說現在的生意不好做,兒子明年要出國留學,家里的開銷那麼大,掙的錢卻一年比一年少,照這樣下去,家里早晚會虧空。

妻子的話,我根本沒聽進去,認為她的心胸太狹隘,連我的弟弟都容不下。讓我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妻子的話,最終一語成讖。

這幾年,我的生意越來越難做,甚至到了虧本的地步。廠子里不賺錢,每個月還要往里砸錢,要支付工人的工資,要維持工廠的運營。看著存折上的錢迅速減少,我愁得一夜白了頭。

我的極度焦慮,直接影響了我的身體。有很長一段時間,我總是感覺腹痛難忍,去醫院一檢查,醫生說我得了胃癌,如果想活得久一點,就要盡快做手術。

當我得知自己得了癌癥之后,我只覺得五雷轟頂。我是家里的頂梁柱,我是家里的頂梁柱,如果我倒下了,這個家也就完了。

我的兒子還沒結婚,我還有父母需要贍養,我的工廠還沒恢復元氣,還有很多的事情,需要我去完成。我不能死,我必須好好治療,讓自己活下去。

當我告訴妻子,讓她給我準備錢,我要做手術的時候,卻意外得知,家里的存折上,僅僅剩了不到八萬塊。

這點錢,對于我家的消費來說,根本支撐不了多久,更何況,我還需要大筆的治療費。為了籌錢,我只能將別墅賣掉。

我很快聯系了房產中介公司,讓他們將我的房子掛到網上。由于我要價不高,我的房子沒多久,就成功的賣了出去。

我和買家約定,三個月之后,我就從別墅里搬出去,在這三個月的時間里,我有很多的事情要做。我買了一套兩室兩廳的二手房,騰出來兩百多萬的差價,這些錢,我不敢亂花,那是我治病的根本,是我的工廠起死回生的希望。

為了安心治病,我給兩個弟弟打電話,將自己得了癌癥的事情,告訴了他們,希望他們將父母接走,我要做手術,沒有精力照顧父母。

讓我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弟弟們卻告訴我,父母即使回了老家,也沒地方住。我質問他們,父母的房子,我前幾年才修繕一新,怎麼可能就沒了呢?

在我的一再逼問下,弟弟們才說了實話,原來,他們瞞著我,將父母的房子給賣了。他們說,房子沒人住,很快就會倒塌,不如賣了錢,讓他們改善一下生活。

弟弟們居然瞞著我,賣掉了父母的房子,讓我很生氣。我告訴他們,讓他們趕緊將父母接走,誰賣的房子,父母就住在誰的家里。

弟弟們說,他們要商量商量,看看這件事情,究竟應該如何處理。可是,我在家里等了三天,也沒等來他們商量的結果。

我又給弟弟們打電話,跟他們下了最后通牒,說我馬上要手術,如果他們再不將父母接走,別怪我們連兄弟都沒得做。

萬般無奈之下,弟弟們才不得不來到我家,將父母接回了老家。父母走了,我就一心一意地治病。我不想死,我的兒子還沒成家,如果我死了,就看不到我的孫子。

我在醫院做手術期間,老家那邊,又傳來了不好的消息。弟弟們給我打電話,說父親的心臟再次出現問題,需要二次手術。母親陪父親去醫院看病的時候,心里急,摔倒在台階上,右腿骨折,也要做手術。

弟弟們讓我打過去二十萬,給父母做手術。我質問他們,難道我不打錢,你們就不能出錢給父母做手術嗎?弟弟們吭哧了半天,才說,他們沒錢,如果我不打錢的話,父母的病,就不治了。

弟弟們的話,讓我氣得當時就撂了電話。可是,當我冷靜下來之后,又不忍心不給父母治病。我思來想去,還是從自己不多的錢里,拿出了二十萬,讓弟弟們給父母治病。

通過這一系列的事情,我總結出三個經驗教訓,那就是,贍養父母時,無論兄弟姐妹之間的感情有多好,也要事先立下三條規矩。

一、贍養父母的義務,必須由兄弟姐妹均攤,絕不能由一人大包大攬。一旦形成了習慣,也就成為了自然,其他人就再也不愿意贍養父母。

二、父母到了老年,需要照顧的時候,不能將所有的重擔,全都壓在一個兒女身上。只有大家一起分擔壓力,才最為公平合理,才不會引發更大的矛盾。

三、父母要一碗水端平,不能因為某個子女的經濟條件更好,就偏袒另外的幾個子女,這樣的做法,極其不公道,也最容易引起兄弟姐妹之間的反目。

用戶評論

2023/3/28 14:05: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