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懂了楊絳,妳就不再抱怨人生

痛苦面前,所有抱怨都是無用的。

1943年5月,上海聯藝劇團在金都大戲院上演楊絳劇作《稱心如意》的演出特刊。

楊絳功底深厚,出手不凡,《稱心如意》一經演出便引來滿堂喝彩。

日本作家鶴見佑輔評價說:

淚和笑只隔了一張紙。

恐怕只有嘗過了淚的深味的人,這才懂得人生的笑。

這句話,不僅僅是對楊絳作品的褒獎,更同樣詮釋了她的一生。

在楊絳百年的歲月中,經歷過天人永隔的錐心之痛,也飽嘗過戰火紛飛的流離之苦。

但無論世事如何變幻,她始終保持著內心的平靜與從容。

如果此時,妳也被生活折磨到遍體鱗傷,就來讀讀楊絳的一生吧。

妳會發現: 人這一生,沒有過不去的事情,只有過不去的心情。

當妳讀懂了楊絳,就不會再輕易抱怨人生。

1

沒有人不辛苦

只是別人不喊疼

楊絳說:「在這物欲橫流的人世間,人生一世實在是夠苦。」

她本出身世家,理應擁有順風順水的一生。

但偏偏,時局混亂,原本溫暖寬大的房子在炮火的轟炸下成了廢墟。

為了生存,楊絳不得不和錢家一家老小擠在一處,住處逼仄。

平日里,她要負責買菜、做飯和洗衣。

廚房的油煙,常常熏花她的臉蛋,讓她滿眼含淚;

做菜時的滾油,甚至會將她的手燙出好幾個泡。

但不管生活多麼瑣碎,她卻毫無怨言。

後來,楊絳就職的學校被停辦,剛回上海的錢鍾書也找不到工作。

沒有了收入,一家老小的吃喝就成了難題。

為了養活家人,楊絳只好當起了家庭教師,為有錢人家的闊小姐講解功課以補貼家用。

可即便如此,依然入不敷出。

無奈之下,她又在一所離家非常遠的小學,謀了一份代課的工作。

每天風里來雨里去,要乘坐一個多小時的公交,才能趕到學校。

生活不易,但楊絳的臉上永遠洋溢著淡淡的笑容。

正如楊絳所說:

我們還年輕,有的是希望和信心,只待熬過黎明前的黑暗,就能看到云開日出。

歲月的渡口前,沒有人可以一帆風順地度過每一天。

有人早出晚歸,只為了填飽肚子;有人奔波勞碌,只為了養家糊口。

曾經我們都曾是不羈的飛鳥,但在現實的重擔面前,雙翅都帶上了重重的秤砣。

生活就是這樣殘忍,它總是會讓妳在很多的瞬間,都想大哭一場。

但是哭完之后,妳還是要擦汗眼淚繼續前行。

因為成年人的世界,除了自渡,他人愛莫能助。

2

痛苦面前

所有的抱怨都是無用的

《許三觀賣血記》中,許玉蘭嫁給許三觀之前,在餐廳里當服務員賣油條。

因為長得好看,許玉蘭還被周圍人稱作「油條西施」,追求她的人也不少。

然而嫁給許三觀之后,許玉蘭就變了。

每次遇到什麼事情,她就坐在自家的門檻上哭,邊哭邊抱怨自己的命苦。

一開始,大家都會抱著同情的態度安慰她幾句。

時間久了,別人聽的次數多了,厭煩了,留給她的只有無情的奚落和嘲笑。

傅首爾說: 「人類的悲歡并不相通,成年人的崩潰不需要觀眾。」

在絕大多數時候,在妳看來那些痛徹心扉的傷,在別人眼里不過是無意間落在身上的塵。

做一個不動聲色的成年人,學會把情緒妥帖安置,生活才能安穩自如。

抗戰期間,錢鍾書動筆寫《圍城》,楊絳甘做「灶下婢」。

她犧牲自己的時間和精力,每天在家劈柴生火燒飯洗衣。

錢鍾書在文字能馳騁自如,但在生活里幾乎不能自理。

六十多歲才第一次學會劃火柴,穿鞋分不清左右腳。

平日里,不是把台燈弄壞,就是把墨水打翻。

楊絳總是輕聲一句 「不要緊」,從不責怪。

後來楊絳被下放農村,受盡屈辱,她也從未流連痛苦。

她總是安于自己的一方寂靜天地,要麼靠讀書修心養性,要麼靠寫作紓解心結。

外界的血雨腥風、紛繁雜亂,在她看來,不過是那天上的過眼云煙,不值一提。

是啊,生命兜兜轉轉,沒有誰能一帆風順,也沒有誰的世界能一直晴空朗照。

但只要常懷一顆從容心,再艱難的歲月,也能尋得一絲心安與快樂。

正如泰戈爾在《燒毀記憶》一詩中寫道:

有一個夜晚,我燒毀了所有記憶,從此我的夢就透明了;

有一個早晨,我扔掉了所有的昨天,從此我的腳步就輕盈了。

人生沒有過不去的坎坷,滾滾紅塵,也只是生活的修道場。

適時整理自己的心,將所有悲觀的思緒拋之腦后。

那麼縱使生活再難,妳也能穿越重重苦海,與幸福美好重逢。

3

風雨人生

我們終將活成自己的擺渡人

楊絳先生說:「每個人都有一段特別艱難的時光,不必害怕。日升月落,總有黎明。」

人生的旅程漫長,一路上再苦再難,妳也只能靠自己苦熬。

1997年的早春,錢瑗病逝了。

楊絳陪護在錢瑗身旁,眼看著她的生命一點一滴衰敗,終至油盡燈枯。

禍不單行,1998年,錢鍾書經歷膀胱癌手術,引發腎功能衰竭,終日纏綿病榻。

終于在12月19日,溘然病逝。

短短兩年,先是白發人送黑發人,再是痛失摯愛伴侶。

從此以后,楊絳的人生陷入了殘局,偌大的世界只剩她一個人抱著回憶活下去。

當所有人都認為纖小瘦弱的老太太,會被喪親之痛擊垮之時,楊絳卻重新回到書桌,開始翻譯柏拉圖的《斐多篇》。

楊絳說:「鐘書逃走了,我也想逃走,但是逃到哪里去呢?

我壓根兒不能逃,得留在人世間,打掃現場,盡我應盡的責任。」

是啊,人總要咽下一些委屈,然后一字不提地擦干眼淚繼續往前走。

生活雖然艱辛,但只要熬下去,也會有不期而遇的驚喜。

電視劇《山海情》中,水花是一個命運多舛的女子。

她聰明勤奮,是個學習的好苗子,可父親卻為了一頭驢,把她嫁給了從未見面的安永富。

二人結婚后,日子眼見慢慢好轉,但丈夫卻在挖水窖時出了意外,被砸斷了腿成了廢人。

命運的重錘接二連三,水花卻從未氣餒。

她總是笑著對周圍人說:「日子總要過下去嘛,而且要越過越好。」

後來她跟著周圍人開始學種蘑菇,終于帶著小家擺脫了貧困,生活也迎來了新的春天。

豐子愷說: 「人間的事,只要生機不滅,即使暫被阻抑,終有抬頭的日子。」

無論境遇幾何,都要保持內心的從容與淡定。

當妳穿過風雨,走過困境,這一路所有的遭遇,都會成為妳生命中最動人的風景。

楊絳先生說:「上蒼不會讓所有幸福集中到某個人身上,得到愛情未必擁有金錢;

擁有金錢未必得到快樂;得到快樂未必擁有健康;擁有健康未必一切都會如愿以償。」

沒有誰的生活是完美無缺的,遺憾和缺失都不過是尋常。

從另一種角度看,人生的所有失去,都是歲月的另一種成全。

因為不再擁有,所以需要重新出發去尋找。

因為心有不甘,所以會更加盡心盡力的去獲得。

用微笑面對生活,不怨、不念、不糾纏,那麼一切都將是最好的安排。

與朋友們共勉。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