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成家后,兄弟姐妹就不再是「一家人」了

羅曼羅蘭曾說:「各人有各人理想的樂園,有自己所樂于安逸的世界,朝自己所樂于追求的方向去追求,就是你一生的道路,不必抱怨環境,也無須羨慕別人。」

本是出身于同一家庭的兩個人,由于走的路不同,人生就漸漸地拉開了距離。

這世上本沒有什麼公平不公平,既然曾經做過了選擇了,那麼能夠做的不是在不甘心中拉扯、內耗,而是學會自我平衡、學會放下。

《幸福到萬家》中,何幸福和王慶來成長的最初是相似的,兩個人都是為了自己弟弟妹妹奉獻了自己。寧可自己不讀書,也要供弟妹成材,憑借的是一腔熱血。

可是在弟弟妹妹被培養成才之后,何幸福和王慶來的選擇又是截然不同的。何幸福并沒有想要妹妹回報自己,而是憑借自己的努力,走上了一個又一個的高峰。

而王慶來,則是時常把「我們供出你不容易,你為家里回報了些什麼?」掛在嘴邊。并且,失了分寸,差一點攪黃了弟弟的婚事。

王慶來這樣做,從他的角度上來說,也許并沒有什麼不妥。如同他種的花花草草和莊稼一樣,春天播種,秋天收獲。

但人和作物怎會是相同的呢?這世界上充滿最大變數的就是人,你沒有辦法指望你的付出,就一定會得到你想要的回報,特別是在兄弟姐妹各自組成了小家庭之后。

其實換句話來說,每個人都是一個獨立的個體,即使我們因為出生在一個家庭而被捆綁在一起,但當每個人成立了小家之后,便又各自獨立了出來。

能夠成為兄弟姐妹是一種緣分,但要指望著別人在生活中時時刻刻地幫助自己,特別是在人生大事上,那是不現實的。

有些人付出了沒有得到回報,覺得自己吃了虧,就不斷地想要去索取。可不是別人主動給的,每要一次,就斷了一絲情分。

很多人習慣憶苦思甜,總是在講過去如何如何,可卻忘了,我們生活的是現在、是當下,再多的過去也只是曾經,只是回憶。

人的本性都是自私的,這無可厚非。于是,何幸運會在姐姐幸福需要錢創業的時候,找出萬般理由推脫;王慶志會在自己和哥哥王慶來的利益間,不假思索地倒向自己。

每個成年人,最先學會的都是:為自己。所以,用兄弟姐妹的情分換來的最多是不痛不癢的幫助,而不是傾其所有的付出。

王慶來這個人物設定一直是不討喜的,但貴在真實。在父母讓幸福兩口子拿出賠償款35萬,給弟弟慶志買房的時候,慶來說了這一段話:

「其實要擱以前,別說這個補償款,就是沒有補償款,我借也要幫慶志把買房子的頭款借出來,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我眼看這個豆子快出來了,我這心里呀,怎麼就開始跟慶志分出里外了呢。」

當時幸福就說:「那是因為你要當爹了呀,知道為孩子著想了。」

就連王慶來這樣死心眼的人,這讓被父母洗腦畫大餅甘心為弟弟傾其所有的人,有了小家庭之后,也動搖了。

那,就更別提慶志這個本就自私的弟弟了。他明知道這筆補償款對于哥嫂的意義,仍是欣然接受。后期,對于萬家賠給小妹秀玉的錢,想必慶志也是要分上一杯羹的。

而在每一次交鋒中,只要慶來觸碰到了慶志、亞妮和岳父的利益,慶志都是一反常態地硬剛了起來。因為,此時在慶志的心里,他們才是真正的一家人。

而王慶來在城里那段落魄的時光中,也看清了弟弟的本質。于是,才有了慶來媽讓慶來去拿客棧的錢給慶志辦婚禮,被拒一事。

這也算是慶來的一次成長,他已經知道該為自己小家考慮了。慶來直言客棧剛剛起步也有難處,并在媽媽道德綁架時回懟道「我管得還少嗎」。

從最初的一家人齊心協力,以供弟弟慶志考大學、上研究生為己任,再到哥倆各自為了小家庭和戀人一博。兄弟兩人的關系都在潛移默化地發生著改變,直到最后的翻天覆地。這,才符合人性的規律。

「當你成家后,兄弟姐妹就不再是一家人了」,這是一個很清晰的概念,只可惜很多人都要撞個頭破血流后才懂。

所以,一家人之間可以互助,但不要「舍己」,人生的路要自己走,誰也替代不了,別人再好是別人的,與你無關。

當兄弟姐妹之間無法等價交換的時候,自然就分出了三六九等,而你只會成為別人眼中的拖累,即使在父母眼中也是如此。

-END-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