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到中年,最好的底牌不是有錢,而是這三點

01

擁有疼惜自己的愛人。

「易求無價寶,難得有心郎。」這是唐朝才女魚玄機在出家之后,對于曾經的愛情,發出的一聲嘆息,流傳至今,依舊能引起人們強烈的共鳴。

魚玄機原名魚幼薇,出生寒微,父親是她的詩詞啟蒙老師,可惜早早去世。無力撫養女兒的母親,只能帶著她投身 搬進了煙花巷弄,靠給秦樓楚館洗衣做飯討生活。

聰慧、早熟的魚幼薇在這里,遇到了賞識她并且器重她的伯樂,大才子溫庭筠。

他被她掩藏不住的才情所傾倒,收她為徒,教她吟詩作賦。她對恩師崇敬加感佩,暗生情愫,但溫庭筠以自己相貌丑陋,年齡懸殊大、郁郁不得志,便委婉地拒絕了。

可他實在放心不下她,便為她覓得了才貌品性俱佳的狀元郎李億。

魚幼薇和李億在一起的時光,可謂志同道合、愛意繾綣,如果生活能一直這樣相守,大概也就不會有后來的「魚玄機」了。

李億是有正妻的,且是個王熙鳳式的人物,她 不準丈夫接近這個小妾,甚至還要將其置之死地。李億是出了名的怕老婆,一來二去,就斷絕了和魚幼薇的往來。

如此刻骨銘心的愛戀,終成拋棄,魚幼薇心灰意冷,遁入空門,法號玄機。

然而,她始終放不下這段情緣,從此自輕自賤,還因為與婢女爭同一個男子,憤而殺人,由此被處以極刑。

一代才女,竟然以這樣的方式謝幕,令人唏噓不已。

是呀,對于女人來說,擁有愛情,擁有疼愛自己、珍惜自己的人,比所有的榮華富貴都重要,哪怕吃糠咽菜也甘心情愿。一旦曾經擁有又最終失去,世間的一切便都如同一場夢,再也不復有真實的存在。

所以,那些看起來戲弄感情的人,早已經被深情所傷,她們再也無法愛自己,更無法愛這個世界。

02

擁有身心健康的孩子。

當一個女人成為了母親,人生才真正開始。

時間刷屏的送外賣的單親媽媽,才21歲,就要獨自撫養女兒長大。也許,她自己的「少女夢」都還未曾醒來,就面臨著丈夫意外去世,婆婆將其趕出家門的重大變故。

悲傷欲絕之時,好在還有一個人,激發起她活下去的信心,那就是嗷嗷待哺的女兒。

沒有傘的孩子,要學會自己奔跑。

這位年輕的女子,在孩子面前,就是要為她撐起一把遮風擋雨的傘。面對眾人的捐錢捐物,她全部拒絕,明亮的眼睛忽閃忽閃,她告訴人們:「不過就是硬扛。」

是呀,這豈不是天下母親的心聲嗎?

在撫養教育孩子的過程中,沒錢,就努力去賺錢;沒有時間就擠出時間,陪伴孩子成長,身心俱疲,吃苦受累又算得了什麼呢?

她們最想要看到的,就是兒女健康快樂的成長。

《三字經》中寫道:「身有傷,貽親憂;德有傷,貽親憂。」作為母親,最不愿看到的,就是孩子不學好,品行變壞。為此,她們總是小心翼翼,一方面身體力行做榜樣,一方面苦口婆心常教導。

然而,再多的努力和付出,往往也會有事與愿違的時候。有多少兒女,是在自己狠狠摔了一跤之后,才幡然醒悟,才能改頭換面。

在兒女「離經叛道」的日子里,作為母親,是一種撕心裂肺的痛。

所以,女人到中年,兒女健康、懂事,就是最好的安慰。

03

擁有無話不說的知己。

人世間,除了親情和愛情,友情也是最溫暖的存在。

關于友情,唐朝的詩人白居易和元稹給世人一個最好的寫照,也由此留下的一個成語「膠漆元白」。

元稹21歲時,進京趕考,合租的考生同樣愛寫詩文,他們相互照料,成為了朋友,他就是白居易。

之后,元稹考中了拾遺,白居易考中了周至尉。他們都意氣風發,覺得這是前途無量的起點。

可世事難料,元稹在赴任途中的驛站無端被打,還由此被趕出長安,開始了長達十年的外放生涯。白居易也同樣,遭遇了沉沉浮浮。

只是,他們心意相通。

元稹做夢,夢到和白居易一起去慈恩院游玩,就提筆寫下一封信:「夢君同繞曲江頭,也向慈恩院院游。」

不幾日,元稹就收到了回信,信中寫道,元稹做夢的那天,白居易正好和朋友去慈恩院游玩,正好想起了元稹。

大概,這便是兩個人的心靈感應吧。

宦海浮沉,支撐這兩個人的,是不斷地書信往來,是言辭懇切的贊賞、支持、鼓勵、寬慰和牽掛。

只是,這對好朋友并未熬到退休后,兩人一起安享晚年悠閑時光。比白居易小4歲的元稹先走了,白居易為他寫了一篇祭文,祭文的最后。

白居易說:「我多想你能復生,如果不能,我想去皇權找你,你知道為什麼嗎?因為你走了,我孤孤單單,成了你丟在世間的影子。」

很多年以后,白居易做了一個夢,夢見和元稹拉著手游玩,無比快樂,但醒來后,才淚濕青衫,此時,元稹已經去世八年了。他憂傷地提筆寫道:「君埋泉下泥鎖骨,我寄人間雪滿頭。」

這樣的友情,溫暖了他們一生。

女人到中年,如果有這樣的知己,就再也不會孤單了。

04

結束語:

女人到中年,真的很累,真的需要有「靠山」。

這些能夠給予她依靠的人,才是最好的動力源泉,才會笑對生活的底氣。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