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如君子,清如溪流:親人之間最好的關系,就是這「三句話」

任何一種關系,就像一部連載小說,一開始很新穎,到了后面,就有陳詞濫調了。

小說里的人物是你捏造的,也是源自于你親眼所見的親戚朋友的形象。

清朝時,曹雪芹寫了《紅樓夢》,乾隆皇帝過目一遍,說:「這不過是明珠的家事而已。」

納蘭明珠和曹雪芹的祖父相好,因此兩家人成為了世交。曹雪芹在寫書的時候,情不自禁把賈寶玉和納蘭性德聯系在一起,把納蘭性德的表妹和林黛玉融為一體。

當你長大成年之后,回頭看親人之間的關系,就會發現,大部分的感悟,是主觀上的「劇本」。

親人是不可以選擇的,因此「劇本」不得不延續,想要順溜一些,就要記住以下三句話。

01

少麻煩。

有一種社交潛規則:你不麻煩我,我不麻煩你。

長大了,各自有家庭,就是父母和兒女也要分家。如果捆綁在一起,反而會互相折磨。

去年夏天,我要搬家,本來請了搬家隊伍,說好了五百元搞定。不知為何,母親知道了消息,請來幾個親戚幫忙。因此,我把搬家隊伍回絕了。

因為親戚們不專業,也不夠孔武有力,冰箱等大樣東西,搬不走,不得不另外請人。

忙碌了一整天,夜里請親戚們吃了一頓飯,花了七八百。臨別時,請車送親戚們回家,還不斷說「謝謝」。

回頭算了一筆賬,親人的幫忙,讓我多掏了幾百元,還欠下了一筆人情債。要是下次有親人搬家,我一準得去,否則就是不感恩。

想起一句話:「能夠用錢解決的問題,千萬不要用情。」

感情和金錢交雜在一起,難免會扯不清,甚至會因此翻臉。

如果你一把年紀了,最好是擁有養老金,有自己的房子,不要寄居在兒女家里,也不要輕易伸手向兒女要錢。當走不動的時候,兒女愿意接納你,就去住幾天,若不然,就去住養老院。

花錢養老,是理所當然的;指望兒女養老,會很失望。

如果你走出了校門,不要麻煩父母,而是自己獨立。父母不是土豪,就算是土豪,也無法保證一輩子不受窮。

兄弟姐妹就更不要麻煩了。要想一想,你從他們手里得了好處,媳婦們是否樂意。要是你很窮,借錢了,給利息就見外了,不給的話,顯得「占便宜」了。

麻煩少了,彼此才不會拉拉扯扯,關系會單純很多。

02

沒關系。

去年春天的一陣大風,導致老家的瓦房失去了半邊屋頂。

我的大姐請人修理了屋頂,母親卻很生氣。因為當初蓋屋頂的人,也是大姐請來的。

母親認為,這是工程質量不好,大姐還有吃回扣的嫌疑。

大姐很委屈,因為她前前后后張羅了幾天,還倒貼了錢。

家庭矛盾,因為一陣風,變得厲害。這是誰的錯呢?

前幾天,母親不小心摔了一跤,住院一個星期。大姐去醫院走了一轉,看到母親痛苦的樣子,頓時就釋懷了。

一個上了年紀的老人,嘮嘮叨叨,不知青紅皂白,有什麼值得計較的呢?

作家蘇珊·福沃德曾說過:「把一段關系帶入悲劇結果的,就是執迷。」

和親人交往,最好是大度一些,寧愿自己吃虧上當,也別想著要「回報」。

如果父母虧待了你,說明是逼著你成長;如果兄弟姐妹算計了你,讓你懂得了更好地和大家相處;如果兒女讓你傷心了,那就是兒女正在擺脫原生家庭的困擾。

你總是計較,就是你很矯情,把關系看得太重了,甚至依賴思想。

對自己、對大家說:「沒關系。」就是釋懷了,往事一筆勾銷,從此兩不相欠。

不讓過往傷害自己,要記得每天都翻開新的篇章。

03

遠一點。

路遙在《平凡的世界》里寫道:「長大了,開始獨立生活才知道親戚關系常常是庸俗的,互相設法沾光,沾不上光就翻白眼,甚至你生活中最大的困難也常常是親戚們造成的。」

為什麼親人之間的關系會困擾你? 說到底,就是你在被困擾的范圍之內。

有人罵你,你恰好在旁邊,那麼你就聽到了,內心很不愉快,甚至會頂嘴;要你在另外一座城市,就沒事了。

很多人,和家人關系不太好,但是去外地工作多年,偶爾回家,會覺得特別親熱。 因為他變成了家里的客人。人的角色悄然發生了改變。

在家里住幾天,然后匆匆忙忙外出,親人真的舍不得你,還反復叮囑「外出要小心,到了遠方給消息,有困難就吱一聲」,真的和以前吵吵鬧鬧的樣子,不太一樣了。

我們總是說,做人要有分寸感。其實分寸是不夠的,還得有「公里」感。

幾公里之外的世界,才是屬于你的自由空間。如果是非常惡劣的親人,那就一輩子不見,也不過如此吧。

04

納蘭性德留下一首很有名的詩:「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等閑變卻故人心,卻道故人心易變。」

要是我們都保持第一次見面的美好,那就會一直溫馨了。可是,我們卻變心了,面目全非了。還有人,強詞奪理,把悲傷的結局,說成是「別人的錯」。

既然回不到當初,那就順著時間走下去吧。

看人,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做人,一半糊涂一半清醒。

角色不是自己選的,但是戲份是自己做出來的。

親人相處之道,淡如君子,清如溪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