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者,人生最后之歸途也;一個人最大的愚蠢:手足相殘

li李 2022/12/06 檢舉 我要評論

教育家蔡元培說:「家庭者,人生最初之學校也。」

誠然,從小到大,因為有了家庭,生活才有著落,情感才變得溫暖。

小時候常常這樣想,等自己長大了,有能力了,帶著一家人去遠方,也期待親人會拉著自己,走很遠的路。

隨著年齡的增長,我們卻發現了一些難以接受的事情。原來,父母教會我們的,不一定是團結友愛,也許埋下了一顆仇恨的種子。

比方說,父母很偏心,讓某一個孩子吃香喝辣,花很多錢去讀書,其他的孩子只能早早去打工。

人到中年,還能發現,兄弟姐妹也靠不住。貪得無厭的人,也會出現在自己家。

兄弟姐妹之間,注定會有不愉快的事情發生,那麼我們要不要反目成仇、互相傷害呢?答案是否定的。

家庭是這個世界上最小、也是最親近的組織。隨時要保持清醒,家庭內部矛盾,不能等同于你和外人之間的矛盾。打斷骨頭連著筋的關系,伴隨一生,而你和外人的關系,極少能夠永恒。

以此可見,手足相殘,是一個人最大的愚蠢。

01

你傷害了手足,就是傷害了自己的家庭。

家庭,是由家人組成,若是某一個家人被傷害了,那麼家庭就變得不完整了。好像一個飯碗,有了缺口。

水桶定律告訴我們,水桶的容積,取決于最短的那一塊板。家庭也是如此,收入、力量、福氣的多少,取決于最弱的那個人。

明代作家馮夢龍,寫過這樣一個故事。

有個趙員外,家底殷實,有兒有女。

有一天,幾個匪徒沖進門,搶走了女兒京娘。趙員外一家人,非常傷心。

湊巧的是,京娘在半路上,遇到了趙匡胤,并以兄妹相稱。趙匡胤一生俠義,耗費了一番精力,送京娘回家。

京娘回家之后,哥哥趙文說:「好事不出門,惡事傳千里。若是趙匡胤不娶京娘為妻,那麼京娘的名聲就壞了,以后無法做人。」

趙文的妻子在一旁幫腔,說:「姑姑青年美貌,怕沒有好姻緣相配,休得愁煩則個。」

被家人誤會、多番嘲諷之后,京娘選擇了自盡。

若干年之后,趙匡胤變成了宋太祖,又派人打聽京娘的情況。趙文捶胸頓足,好端端發展機會,就這樣弄丟了。

顯而易見,一家人集中精力欺負弱者,擺明了是斷了家庭的「富貴」。要是最弱的那個人,一直給家人拉后腿,那麼努力向上的人,也會很吃力。

尤其是那些有家族產業的人,傷害了手足,也許產業也就敗了。這不是「自斷前程」麼?

人生是前線,家庭的后盾。你走再遠的路,終究是要回來的。若是你走著走著,發現自己「回不去了」,那就變成了無根的浮萍,進退兩難。

手腳并用,不僅能走路,還能擁抱很貴重的東西。如果有一只手,狠狠地一松,那麼貴重的東西,會狠狠地摔下來,碎了;如果有一只腳,不能走路了,人就只能拄拐,要走很快,是做不到的。

每個人都希望成家立業,奔赴前程。可是沒有手足,談何容易。

02

你傷害了手足,就是給外人有機可乘。

總有一些人,把家里的煩惱,作為談資,反復詢問外人「要怎麼辦呢」。

外人會給你很多建議,說得頭頭是道。你深信不疑。

或許你會這樣想,要是外人和自己聯合起來,就可以爭奪到更多的家產。看到兄弟姐妹們,一點家產都分不到,而自己卻盆滿缽滿,就很高興。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這句古訓,給了我們提示。外人做的事情,多半是為自己考慮的。他之所以幫你,是要得到好處的。

春秋時,魯國的叔孫氏家族里,有一個叫 侯犯的家臣,勢利很大,居住在郈邑。他想要自立為王,于是帶著城里的人,要背叛魯國。

當時,季孫氏、叔孫氏、孟孫氏是魯國的三大家族,雖然各據一方,但手足相連。侯犯的做法,顯然是錯誤的。

當侯犯起兵的時候,齊景公派兵駐扎在魯國的邊界,并且私下對士兵們安排,若是侯犯起兵失敗了,我們馬上占有郈邑;若是侯犯成功了,我就假裝「助攻」,同樣可以占有郈邑。

幸好,郈邑的群眾,有家國情懷,果斷把侯犯趕走了。

生活中,任何一個大家庭,一旦有了手足相殘的事情發生,外人就會想到 「撿便宜」——鷸蚌相爭,漁翁得利

坐收漁翁之利,誰不樂意呢?這就是外人對你的 家庭的真實態度吧。你想清楚了,就會咋舌了。

羅翔說過這樣一句話:「一個人成熟的重要標志,就是腦海中能夠同時存在看似對立的觀點。」

當你要傷害親人的時候,馬上要想到外人是什麼態度,會做什麼,也考慮到親人會如何做。綜合兩個方面的問題,就知道,手足相殘真的沒有必要,不過是給外人一次傷害自己的機會而已。

03

說一說,什麼是手足?

有一個詞語,叫「情同手足」。也就是說,和你感情很深的人,能夠托舉或者拉扯你的人生的人,都是手足。

兄弟姐妹、父母和孩子、妯娌之間、大家族里的重要關系、結拜兄弟等,都可以是手足關系。如果你失去了關系,或者弄丟了某個人,人生就會動彈不得。

如果家庭出現了手足相殘的事情,你要去包容、感化,讓大家保持理智。

真的不要做,自傷一千,損家五百的事情。

樹丫斷了,長新枝;手足毀了,不再來。

家庭者,人生最后之歸途也。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