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者面對「佛系」下屬,有種無力感,如何管理這類下屬?

古人云:甘居人下者鮮。意思是說甘愿屈居人下的人極少。

所謂的「佛系員工」,看似不爭也不搶,很少犯錯,但也不會積極主動。做事情也講究順其自然,能完成最好,完成不了也無所謂,簡單的物質激勵,精神激勵在這類人面前絲毫起不到作用。

如果你愿意獎勵,那我就接著,如果你給別人也無所謂;批評也好處罰也罷,拿出一副虛心接受,堅決不改的態度。

從管理成本的角度講,管理成本相對較低,因為他們不主動做事,所以也不會惹事,但如果抱著不做事就不惹事的態度,事情都沒人做了,對集體來講,絕對是損失。

有人會說:「反正有人去爭,有人做事,又不缺我一個。」好像這種說法沒錯,但事實上,這是一種無奈的抗爭,也是判斷管理水平高低的標準。

產生「佛系員工」的原因

1.反正爭不到,何必浪費力氣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英雄夢,只是有些成了別人眼中的英雄,有些人則是自己的英雄。因為社會資源的分配不均,導致有些人哪怕窮其一生,也不過只是別人的起點而已。

事實上,人們不怕困難,而是怕沒有希望。就像讓小學生去做大學的數學題一樣,做題可以,但是對錯不保證,反正我是認真地寫了,至于對錯和我無關,也不是我能控制的。

人們常說「哀其不幸,怒其不爭。」可明明知道,爭不到,為什麼還要爭?費時費力還影響心情,何必為難自己。

2.反正有人爭,又不缺我一個

有「佛系員工」,就一定有「狼性員工」。反正前赴后繼的人都在爭,自己只不過是其中一員,既然這條路這麼擁擠,為何不享受當下?

就像看到同事被領導提拔了,會在背后酸溜溜地說一句:「只要會迎合領導,自然提拔的幾率更大。」說得十分不屑,可真相卻是因為與領導有距離,想迎合也沒機會。

只要這些人只要有機會一樣是別人眼中那種會「迎合」的人,因為每個成年人都懂得如何權衡利弊。這就像把一顆石子扔進平靜湖水一樣,肯定會激起層層漣漪。

并非爭的人多,而是自己還沒有入場的資格。人性就是這樣,一邊抱怨不公平,一邊又享受不公平帶來的好處。如果占不到便宜,那就采取一種防守的姿態。

3.內心有畏懼,前怕狼后怕虎

有些人是害怕競爭,怕萬一爭到了自己能力不足被人笑話,怕頂不住那巨大的壓力;更害怕競爭失敗了,丟了面子,被人嘲笑自不量力。

沒有一往無前的精神,考慮未來太多,成功了會怎麼樣,失敗了又會怎麼樣,似乎是理性的權衡利弊,實則就是不自信的表現。

人們常說:「既要低頭做事,也要抬頭看路。」所以,導致了看路太專注,卻在猶豫要不要向前邁再多邁幾步。

4.對上級有畏懼,但毫無敬意

下屬對上級多少還是有些畏懼的,只是這種畏懼大于了敬意,產生的效果完全不同。

讓下屬「怕」最多就是令能行,禁能止,至于結果好壞,那就由上級來承擔,因為我按照領導指示去做,錯了也不是自己的事情。

但如果下屬擁戴上級,充滿敬意,主觀能動性就會發揮出來,領導有沒有想到的地方,作為執行會及時補救。

許多「佛系員工」的行為就能看得出來,「害怕」>「擁戴」,所以絕對不會主動積極。

如何調動起「佛系員工」的積極性?

1.看得見,夠得著的目標

人只要是能看到希望,覺得自己能夠到,就會努力一試。設定目標太大,會將很大一部分下屬嚇退。

就像創業初期的公司,老板和下屬說,三年后我要上市,五年后我們要成為行業龍頭……要麼是老板異想天開,要麼就是有深不可測的背景,但前者的可能更大,哪有那麼多深不可測背景的人呢?

所以,管理者善于制定目標更善于分解目標,讓下屬感覺可以達成,但需要稍微踮踮腳。完成目標并且得到認可的滿足感,不是多幾十、幾百塊錢能替代的。

所以說,有看得到的希望,是積極主動的先決條件。

2.營造相對公平的競爭環境

相信成年人都已經體會到,絕對的公平不存在,但營造一個相對公平的環境還是可以辦到的。

現在都講究公開、公平、公正,事實上,就是將流程公開,標準公開,過程公開。讓大家可以看得到,讓那些試圖投機取巧的人增大成本。

雖說「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對于有些人來講,總是能找到可鉆的空子,但并非每個人都有機可趁。但對于明確的規則,本身就是一種制約手段。就像人們開玩笑說的一句話:「現在變壞的成本太高,所以大多數人都選擇做好人。」

3.潛移默化的精神激勵方式

每個人的情況不同,認知架構不同,思維方式也不同,所以選擇的生活方式也會不同。但并不說這類人無法激勵,而是需要講究方式方法,更需要因人而異。

不過,人們或許對各種激勵不感興趣,但肯定不愿意否定自己。

否定自己的難度甚至比承認別人優秀更甚,如果以提問加引導的方式讓下屬的想法與管理接近,而不是直接由上級指派任務的話,這種精神激勵就是在潛移默化中達成。

這也是許多管理者帶著答案提問的原因,不僅讓下屬有存在感,還可以引導下屬把自己的想法說出,最終為了不否定自己的想法而不得不積極主動去做。

4.修身、克己提升修養

在「官本位」的主導下,下級會對上級有所敬畏,但「敬」多還是「畏」多,結果則是天差地別。

人們往往可以容忍一個人能力不行,但卻無法容忍人品不行。甚至會采取一種「惹不起躲得起」的態度。

所以,作為管理者,修身、克己,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領導是稀缺職位,生活在聚光燈下,優點被放大的同時,缺點也會格外明顯。管理者可以能力不濟,但卻不能人品不行,修身、克己可以讓下屬「敬」>「畏」,事情自然會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寫在最后

職場上沒有無能下屬,只有平庸的領導,就像是沒有不好的學生,只有不好的老師一樣。否則為什麼人們總說「兵慫慫一個,將慫慫一窩」,「一將無能累死三軍」呢?管理「刺頭」的套路多,方法多,但對于「佛系」的人似乎沒有太多的辦法,那只是忽略人性的特點。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