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的存款應該告訴兒女嗎?81歲的劉大爺說:這個辦法有效且暖心

老人的存款到底要不要告訴兒女?這個問題存在很大的爭議。

一些年輕人覺得父母的錢終將會給子女,所以應該告訴子女,更何況人老了,用那麼多的錢也沒用,更何況老人們又那麼的節約,舍不得出去吃大餐,也沒有那麼矯健的身體周游世界。

也有一些年輕人覺得,父母辛苦奮斗大半輩子,如果喜歡存錢的感覺,就順他們的意,自己并不會在意他們有多少存款。而且也會告訴父母不要太節約,即使不夠花自己也會定時為父母存款。

可見,通過子女的一些態度,就可以觀察出自己到底應不應該告訴他們?告訴之后,會有什麼樣的影響呢?

對于獨生子女來講,第一種觀點:父母的錢遲早是我的,遲給早給都一樣,存起來也沒有多少利息,倒不如早早的享受人生。可是,老年人經歷了人生的大起大落,也看透了很多的人情世故,往往對于物質方面的享受會看的較輕,最想追求的就是精神方面的享受。

對于老年人來講,最大的精神享受無非就是子女孝順且陪伴在自己左右不離不棄。只有老人自己疼愛一生的子女,為了自己的子女哪怕努力奮斗,辛苦拼搏都毫無怨言。所以,對于老人來講,最幸福愜意的晚年生活莫過于子女暖心的陪伴在自己身邊。

81歲的劉大爺每天樂呵呵的,矯健的身姿,積極的心態,愉悅的心情,是因為劉大爺對于自己的存款到底怎麼保管找到了穩妥且智慧的辦法。

讓我們一起來聽聽但也是怎麼做的?這個過程是如何讓自己的兒媳婦對待他既像親爹般親切,又像對待命中貴人般的尊重,更像對待恩人一樣感恩戴德呢?甚至,在某種程度上,媳婦兒比兒子還要孝順,那麼劉大爺究竟用了什麼辦法來智慧地保管自己的養老錢呢?

闡述人:81歲的劉大爺

劉大爺雖然81歲了,不胖不瘦,個子挺高。但是他看上去就像是75歲左右的老年人,面帶微笑,幽默風趣,嘻嘻哈哈,這是他一貫的表情,也讓周圍所有的人看到非常的舒心。

我今天81歲了,而我的老伴兒10年前就去世了。

我過了50歲之后,就已經開始為我和老伴兒的養老做了一些籌劃。我和老伴兒也只有一個兒子,所以沒有那麼多的經濟負擔,更何況兒子也有自己的工作。所以,兒子未婚前,我和老伴兒就開始籌謀著自己的養老規劃。

首先,人過五十,就要開始正視自己的身體健康狀態,也要接受「人走茶涼」的心態,接下來的生活,就是要學會走好自己人生的下坡路,沒有必要的圈子不要擠進去,最要緊的是滿足自己,討好自己,善待自己,而不是為難委屈自己趨炎附勢。

其次,生活就是一粥一飯,一白天一黑夜。

家常飯,粗布衣,知冷知熱結髮妻,好好愛護那個陪著你人生落幕的伴侶。

再次,人到了50歲之后,不要過度節儉過日。節儉是美德,只是過度節儉就是為難自己,更是消耗自己的身體,所以別太省。

最后,為兒子把關,好好尋找一個能夠陪伴他,支持他,理解他的女人。外貌和家庭環境都是次要地,最重要的就是夫妻兩個琴瑟和鳴,懂得和諧和團結,做人做事要有原則。當然也一定是兒子喜歡的,和喜歡兒子的女孩。

56歲的這一年,兒子娶到了一生所愛,而我和老伴對我的兒媳婦也非常的滿意。

從此,我和老伴兒也沒有太多的后顧之憂,唯一要計劃的就是開始攢一些養老的錢。

但是在實行這個計劃的時候,我和老伴兒已經商量好了:一定要低調,而且財不外露,在任何時候,都不要輕易透露自己的老底兒,哪怕是我的兒子和兒媳。

我和老伴兒都在單位上班,而且我是負責財務的,老伴是在銀行,可以說我兩個都是理財能手,每個月工資都會在自己的賬戶里存入幾百,多多少少按個人意愿,但是我們彼此都不干涉對方的存錢自由和存錢額度,就算是自己的「小金庫」。至于整個家庭存款和開支都是透明的,因為還得為自己的兒子著想和規劃,只是不能把這一切全部告訴我兒子,從而不讓他沒有后顧之憂,更沒有什麼上進心。人生的后半生拼的是兒女,如果沒有自立的子女,就不會有自豪的人生,更不會有晚年的幸福和愜意。所以培養自己的子女是關鍵,付出自己的健康和經濟是下策,等著的無非是悲哀。因此,我們村多少款,為兒子準備了哪些物質財富,一般都不會輕易透露給兒子。

從上班到退休,我們兩個都有一定的存款,而且我和老伴兒并沒有提前為兒子置辦婚房,是因為想遵從小夫妻的意愿,并且按照他們所喜歡的風格去設計,但是對于我們這樣的觀點,從來都沒有透露過兒子,甚至在兒子的眼里,似乎我們并沒有有多少存款,所以上班后就在努力工作存錢,不會整天大吃大喝,生怕自己結婚的

兒子有時候也會問:「爸媽,我也在努力上班,盡大量的為自己存一部分錢,我希望我結婚的時候買一套屬于我們的婚房。可是,我現在還沒有那麼多的首付,我想知道爸媽現在手里有存款嗎?到時候可以借給我嗎?以后我會還給你們。」

這個時候,我和老伴兒都會告訴他:「沒事兒,有什麼大事兒和困難解決不了的,可以找我們,我們會替你想辦法的。」

所以在兒子結婚買房的時候,我和老伴兒拿出我們透明的存款給兒子買了一套房。

這時候的兒子是驚訝的,更認為我們肯定掏空了一切只為他們買婚房,所以告訴媳婦一定要多照顧父母,甚至懷疑我們為了買這一套房子肯定在外借了外債。總是囑咐媳婦兒要給我們零花錢,而他自己也會隔三差五的我們買家常所用。但是,我和老伴自始至終都沒有告訴他:「其實那是我們很早開始就為他攢下的錢,至于我們各自的小金庫,兒子更是不知。」

而我們也不是圖媳婦兒的那點零花錢,更不是圖兒子的那點兒日常生活食品,只是為了讓他們懂得感恩父母的付出,如果一對父母培養不出一個感恩的孩子,那麼注定是悲哀的。

所以,我的兒子和媳婦兒在他們能力范圍之內,甚至即使有些為難,都會為我和老伴兒做事,也會幫助我們,更會在周末或者節假日的時候帶著我們去吃一頓大餐,為的是靠了我們兩個人的胃,覺得我們肯定為了還那點兒外債省吃儉用,根本舍不得在外面吃一頓好的。而且每次點餐,都是點一些我和老伴兒喜歡吃的。

所以兒子和兒媳結婚之后,一直對我和老伴很好,也很尊重我們,從來都不覬覦我們的那點兒退休金。認為我們還一部分外債,然后還要生活,根本不知道我們有存款。

可是我和老伴兒經常會告訴我的兒子和兒媳:「我們是一家人,如果有困難一定要給爸媽說,如果需要我們幫助,我們一定會義不容辭。」這就像一顆定心丸,總是讓兒子和兒媳感覺自己身后有依靠,有陪伴。

我和老伴兒在55歲的時候就退居二線了,所以也不怎麼忙。既然都懂得財務,而且整天在家很是無聊,尤其習慣了平時早九晚五的工作,作息的規律,忽然退居在二線,感覺無所事事,更何況兒子和兒媳有自己的工作要忙。

所以我和老伴兒決定在外兼職,只是這件事兒不能讓兒子和兒媳得知。雖然兼職的工資并不高,但是也很輕松,有些公司是月底忙碌,有些個體是半月清賬,所以我們兩個也算是苦中作樂,既可以一起奮戰,又可以同進同出,日落而歸,日出而伴,生活很是悠閑自得。

就這樣,在我們60歲退休之后,我和老伴兒一邊享受生活,一邊繼續為自己的養老做規劃,同時也在不停的攢錢,直到我們70歲時候,就再也不去兼職了,畢竟自己的身體機能都在下降,而且也不想這樣的勞累,反正我們兩個人透明的存款還有80多萬,更何況彼此的「小金庫」也有不少的錢,所謂的日積月累,真的能夠積成「大氣候」

只是命運捉弄,10年前,老伴忽然因病去世。疾病來的太猛,太快,當我央求醫生無論花多少錢我都愿意,只希望把老伴兒從鬼門關中搶救過來,最終醫生還是搖了搖頭。

在彌留之際,老伴拉著我的手告訴我:「我們的兒子很孝順,很懂事。我們千條萬選的媳婦兒,雖然娘家經濟條件困難,可她是一個讓人疼的女娃。我們的小金庫還是一個秘密,但是要堅持我們的原則,當孩子們在大是大非面前,需要我們經濟的鼎力幫助時,一定要給予他們幫助。 有時候,人和人之間的關系永遠離不開一個定律:錦上添花未必能夠記得你,但是變中送炭一定是終身難忘。我希望你的晚年是幸福的,所以你的存款就按這樣的道理保管吧!最后,你的晚年肯定會幸福快樂。

這也是我和老伴兒永遠的存款用途定律。

老伴兒去世之后,兒子和兒媳擔心我一個人走不出這樣的陰影,所以希望我和他們一起住,有著孫子和兒子兒媳的陪伴,也會認為我的生活能夠陽光一些。但是我知道,任何時候:父母的家是兒女永遠的家,但兒女的家不一定永遠是父母的家。不是我不信任兒子和兒媳的孝心,而是我和他們之間存在代溝,他們有自己的家庭要經營,有自己的工作要做,所以我不能參與太多,所謂的距離產生美也適合老人和子女之間。

老伴兒走后,我查看了她的小金庫,幾十年的積累存了46萬,而我的小金庫里有50萬,再加上我們透明的存款還有31萬,合計127萬,我和老伴的居住房也在城市中心,所以我知道養老對于我而言,沒有太多的后顧之憂。

只是,我從來都沒有告訴兒子和兒媳我有這麼多的存款。

老伴兒去世一年后,我就想著,拿著這麼多的錢也不是事,萬一哪天自己也得了疾病,忽然去世,兒子和兒媳都不知道我有這麼多的錢,那不白白丟了嗎?所以,我花錢買了一個保險柜里,偌大的保險柜里只有一張紙條,紙條上寫著我的銀行卡密碼。而且我明確的告訴兒子和媳婦兒,這個保險柜里是空的,但是有我和你媽留給你們的「傳家寶」,鑰匙在家里的鞋柜里。只是要等我去世后打開。

而且,正值孫子面臨大學聯考,那時候年輕人的教育方式就是掏錢上補習班或者一對一上課,我也知道兒子和兒媳特別注重孫子的學習。只是高昂的補習費有時候真的緊靠小夫妻的工資是透支不了的,所以我拿出15萬給了媳婦兒,告訴她:「孩子的補習費由我來負責,你們負責家庭開銷。這也是我對孫子的心意。」

拿到這筆錢,媳婦兒怎麼都不收?認為老伴兒也去世了,我一個人的退休金也剛夠自己養老,她想著這15萬肯定是我們老兩口省吃儉用才節省下來的,可是我告訴她:孩子的前途最重要,這錢放在我這里也是放著,倒不如用在該用的地方。最后無法推辭,媳婦兒便接了了這些錢。只是在她的認知里, 這錢是我打完養老錢,更是我每天辛苦積攢的,更何況兒子的輔導費確實是一筆很大的開銷,也算是減了她們小夫妻的燃眉之急。

可是我仍然告訴媳婦兒:「別害怕,有困難了就找爸」

從此以后,媳婦兒對我特別的尊重,她覺得此生能夠遇到這麼好的原生家庭是自己三生修來的福氣,更認為能夠找到如此好的公婆是她這輩子最大的幸運。時不時的給我打電話關問我的血壓情況,只要是周末就會來我家為我做飯,洗衣,把屋子徹底的打掃一遍,把被褥全部晾曬一遍,還要查看我的藥是否準時服用。而且定期要帶我去醫院檢查。這個時候的媳婦兒,完全不知道我有存款,我知道她是真心真意的對我好,把我當親父親看待。

直到有一次,我聽孫子說他媽媽整夜整夜的睡不著覺,坐在客廳里哭。

這讓我非常的著急,我問孫子發生了什麼事兒?孫子說他也不清楚。

我原以為是兒子欺負媳婦兒,所以打電話質問兒子。

經過兒子的敘述,我才知道,媳婦兒的父母都是土生土長的農村人,他們善良,樸實,忠厚。對人特別的熱情,有時候中秋節都要邀請我去他們家玩耍,有時候媳婦兒回一趟娘家,他們恨不得把他自己村里的所有特產都給我捎上。只是善良的人根本不懂的算計和謀劃,甚至非常容易相信別人。他們的眼睛里,你看不到一點點的陰險狡詐,完全是一種溫柔和慈愛。

可是就這樣善良的人卻被人騙了,自己的遠方親戚,在名義上是一個公司的大老板。可以通過公司在銀行貸款,需要保人。而我的親家和親母就這樣被牽扯進財務糾紛中,可是遠方親戚早已破產,面對銀行的追債,老夫妻兩每天很是著急。

這個時候,我二話不說,把媳婦叫在跟前,并且拿出50萬給了媳婦。媳婦兒看到我這筆錢,驚訝的問我:「爸爸,你哪來的這麼多錢?你是不是和別人借的?我不能要你這樣的錢,何況這也是我娘家的事兒,我會想辦法的。」

可是我堅定的告訴她:「你的事兒就是我兒子的事,我兒子的事也是我和你的事,那麼我們三個人是一家人。所以如今你的娘家人有難,作為女兒你理應幫襯他們渡過難關。我們先把這個債務還清,后再走法律程序。等到一天結束之后,無論能夠追回多少,這錢也都你拿著。爸爸告訴過你,只要有困難,你一定要找我。在我的眼里,你們永遠是小孩兒,我是站在你們身后的大人。」

就這樣,媳婦不知該說什麼,但我存媳婦兒的眼里看到的是感恩和疼惜。兒子對我更是刮目相看,總是問我:「爸,你的錢到底哪里來的?你就說你和誰借的?我會一筆一筆還清。」我笑著說,這是爸爸的存款。兒子驚訝地說:「深藏不露啊,只是我知道,老爸為了我們這個家,或許把傳家寶也賣了吧。又或者真的是把自己和媽媽一生的家底拿出來了。我知道這些錢是爸爸來養老的,但是請爸爸放心,我和我媳婦兒一定會全心全意的照顧您,孝順您。」

從此,媳婦和兒子以及孫子整天關懷我,愛護我,甚至不允許任何人對我高聲說話。哪怕兒子也不行,媳婦都會嚴厲呵斥。而我只需要樂呵呵的和三五好友聊天下棋,有時候做做飯,有時候看看新聞。家里的其他衛生或者清洗之物我從來都不會管,因為媳婦兒都會給我清洗的干干凈凈,疊放的整整齊齊,我身上衣服她要求必須一天一換,真怕我被細菌感染,生怕我感冒了,生怕我心情不好了。而且,時不時的打發孫子來陪我過夜,和我聊天兒,我真的覺得自己的生活幸福快樂。

人老了,子女髮自內心的尊重,發自內心的關心,發自內心的孝順,才是最重要的。

如今我81歲了,平日里退休金足夠我花銷了。我之所以不拿出其他的存款,因為我怕我哪天癱瘓了,或者患了疾病,我知道,我的兒子和兒媳會全心全意的照顧我。我了解他們兩個,所以我想拿剩下的存款為自己籌謀,有一定的存款,也算是有備無患。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天,兒子和兒媳的孝順是不可能讓我去養老院的,也不可能雇傭保姆。但我已經決定了,我就在他家附近買一個小房子,這樣他們照顧我也方便,而我也不會因長期待在他們家感覺的不自由。縱然兒子和媳婦兒在孝順我,但我認為人老了一定要有自己的老窩兒,才能實現真正的老有所居。

至于我現在的這套房子,我已經著手過戶到兒子和兒媳名下。他們總是不愿意聽這樣的話語,認為我還年輕,認為我完全沒有必要做這件事兒,可是我知道這些也該歸到孩子們名下了,她們已經經歷過了人生的酸甜苦辣,也懂得了如何更好的經營家庭和生活,所以交在他們手里我很放心。

有時候兒子和媳婦兒聽到我要過戶房產,心里就開始憂慮:以為做了什麼不好的夢?以為是我老伴兒給我托夢,所以我才有這樣的舉動,想到這些兒子和媳婦兒便開始擔憂,甚至有一次媳婦和我促膝長談一整天,她哭著說:「爸爸,你無需多想,只需要每天樂觀積極的面對生活。我們會為你養老的,所以無論你做了什麼夢,那只是一個夢而已。我真擔心有一天我會失去你,因為在我的心里,您是我的爸爸,您是我的依靠,您是我一生報恩都報不完的貴人。所以,無論如何,請你健健康康的長壽下去,無論是否能夠自理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回家之前,想到你在家等著我們那是多暖。」甚至兒子也哭了。

我笑呵呵的告訴他們,我只是覺得想把房子給你們。我便也沒有什麼遺憾了,我也沒有夢到什麼不好的夢,或者預知到自己即將要離開人世。我還想抱重孫子呢。

雖然我這樣說著,但是我的兒子和媳婦兒對我更是體貼入微,尤其我的媳婦兒,我有時候都懷疑她把我當「嬰兒」看待,生怕我吃完飯拉肚子,生怕我忘記吃降壓藥,生怕我又為了節省那幾毛錢舍不得買時令水果,真怕我胡思亂想。

試問這樣的晚年,我還有什麼憂愁的呢?

如今,我已經把大部分的錢才給了他們,最值錢的房子也給了他們。只剩下另一部分存款就當是我和兒子兒媳在遇到不可預測的風險時,我們有一定的金錢能力來降低風險率和出錯率。不要到時候出現:錢到用時方恨少。況且,人的一生中,90%的困難和問題都可以用錢來解決,只有余下的10%是錢解決不了的。所以,我也希望我最后的一部分存款能夠解兒子和兒媳的燃眉之急,那麼我的人生就再也無遺憾。

因為,我只有這麼一個兒子,我也只有這麼一個媳婦兒,這兩個孩子是用多少錢都換不來的。我只想用自己的存款為他們解決一些人生中遇到的大問題,也希望我的方法能夠傳授給他們,他們也這樣對待我的孫子,就這樣一代又一代,我們老劉家一直是興旺發達的,更是團結和諧的。

存款遲早是他們的,但是得用在刀刃上,也要讓他們珍惜和感恩,從而才不枉費我和老伴幾十年存款的初衷。

總結:

劉大爺也是一個智慧的人,他用自己的存款在傳承自己的教育,他并沒有明確的告訴子女自己的存款。所以在子女遇到困難的時候,劉大爺總是能夠及時的給予雪中送炭,從而贏得了子女的感恩和孝順。

所以,人這一輩子,最重要的就是子女孝順,家庭和諧。有時候家人之間善良的謊言并不是因為不信任,也不是因為怕子女想方設法掏空老人的錢。而是,老人們只是想把這些錢用在關鍵時刻,從而給子女和給自己都鋪好了退路,更增加了抵御風險的能力。最終還能贏得子女無微不至的關懷和照顧,尤其能夠得到沒有血緣關系的媳婦的照顧和尊重,可見劉大爺晚年快樂幸福是有原因的。

對于劉大爺晚年對于存款的處理,甚至從來不透露額度,最終自己的養老也是溫馨舒適的。我很認可他這樣的方法,那就是無論存款有多少都不能透明的告訴兒女,你們認為劉大爺的做法值得借鑒嗎?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