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外人》:你敷衍生活,生活也會敷衍你

li李 2022/12/11 檢舉 我要評論

加繆當過足球運動員、演員、雜志模特,明明可以靠臉吃飯,卻偏要靠才華。

他29歲出版《局外人》,并憑此獲得諾貝爾文學獎。《局外人》也被稱為20世紀整個西方文壇最具有劃時代意義的小說之一。

小說主人公默爾索因意外而殺死一人,被判處死刑。判決理由非常荒謬,因為他在母親去世后表現得冷酷無情。

而默爾索這個人同樣荒誕。他在生活中,對一切都覺得無所謂。

他對升職無所謂,總覺得在哪里都一樣。

他對結婚無所謂,當女友說結婚時,他覺得還好。

他對生死無所謂,被判死刑后,覺得活著就是日復一日過一樣的日子,于是接受了死亡。

正如加繆所說:

「默爾索并沒有被世界所拋棄,而是他主動拋棄了這個世界。」

即使生活是荒謬的,你的生活態度也不能荒謬。

因為你敷衍生活,生活也會敷衍你。

真正的愛

需要落到實處

30多歲的單身漢默爾索,是個普通的公司職員。

因為無錢贍養母親,他將母親送進了養老院,一年多沒去探望她。

有一天,默爾索突然接到電報,母親去世了,他請了兩天假去奔喪。

「今天,媽媽死了。也許是昨天,我搞不清。」

他既不知道母親去世的時間,也不知道母親的年齡,甚至不愿最后看一眼母親的遺容。

葬禮上,旁人悲傷哭泣,他卻冷眼旁觀,一滴眼淚也沒有流。

他喝著牛奶咖啡,抽煙睡覺,感到疲憊不堪,盼望葬禮早點結束。

葬禮結束后,他甚至感到輕松喜悅。

第二天,默爾索和女友瑪麗約會,生活回歸正常,就像什麼事也沒發生過。

默爾索認為形式不重要,只要心中有愛就行。

母親生前不探望,不代表無愛;母親死后風平浪靜,不代表不悲傷;把母親送進養老院,是各得其樂。

他心安理得地說:

「不論是我媽媽還是我自己,并不期望從對方那里得到什麼。」

默爾索的心態,也是部分年輕人的心態。

父母年邁體弱,不能再為子女付出,子女就覺得沒有必要關愛父母。

有人覺得自己工作在外、身不由己,或者認為給父母錢就夠了。

可是,父母同樣需要噓寒問暖、呵護陪伴,而不是被無情地冷落和遺忘。

你以為不重要的形式,其實是父母心心念念都想獲得的關愛。

愛父母往往需要落在實處。真正的愛,從來不只是嘴上說說、心中想想。

你敷衍愛情

就是敷衍人生

母親葬禮結束后第二天,默爾索去海濱浴場游泳,偶遇以前的同事瑪麗。

兩人一起游泳,晚上去看喜劇電影,感情迅速升溫,開始約會戀愛。

瑪麗問默爾索愛不愛她,默爾索說這種問題毫無意義,但可以肯定不愛她。瑪麗聽了有點傷心。

后來,瑪麗問默爾索是否愿意和她結婚,默爾索說結不結婚都行。

如果她希望結婚,就結,是她要結婚的,他只不過說了一聲同意。她什麼時候愿意,就什麼時候結。

如果換作其他女人,答案也一樣。因為對默爾索來說,結婚不是什麼大事。

對于婚姻,默爾索抱著無所謂的態度。

結不結婚、跟誰結婚、何時結婚,都可以。明明不愛,也可以結婚。

他擺出一副不情不愿但努力奉陪的樣子,自以為坦誠、不虛偽,可是直言不諱的冷漠更傷人。

廖一梅曾說:

「人對于愛的態度,代表了他對這個世界的態度。

「愛情是一把銳利的刀子,能試出你生命的種種,無論是最高尚的還是最卑微的部分。」

和誰都可以談情說愛,視婚姻如兒戲,是對人生的不負責任。

愛情具有排他性,婚姻需要責任感,沒有愛情基礎的婚姻,難以收獲幸福。

在某種意義上,對愛情敷衍,就是對人生的敷衍。

你敷衍工作

機會就會忽略你

默爾索的老板計劃在巴黎拓展新業務,設立一個辦事處,直接與大公司做生意。

老板想對默爾索委以重任,興沖沖地對他描繪發展前景:

可以去大都市巴黎生活,每年有機會旅行,而且有更高的工資待遇和更多的發展機會。

面對這個千載難逢的晉升機會,默爾索卻習慣性地展示了他的漫不經心,覺得可有可無。

他說:「人們永遠也無法改變生活,什麼樣的生活都差不多,而我在這里的生活并不使我厭煩。」

默爾索答非所問,老板熱臉貼上了冷屁股,認定他不思進取,準備提拔他的計劃也不了了之。

默爾索其實并非完全不想去,他當晚就和女友瑪麗談到了老板的建議,瑪麗也想去巴黎體驗新生活。

默爾索的經濟狀況并不好,無錢贍養母親就是證明。

可是,近在眼前的機會,只因他一句輕描淡寫的回復,就被輕易葬送了。

塞·約翰遜說過:

「習慣的鎖鏈起初總是微小得令人難以發覺,最終又強大得令人難以砸斷。」

習慣了說話不過腦子,習慣了不負責任的態度,即使機會送到手邊,往往也難以抓住。

那些實現夢想、完成人生目標的人,都不是習慣敷衍的人。

他們認真工作,持續閱讀、學習,勇于挑戰,從而才能躍上一個個新台階,與夢想更進一步。

「欲要取之,必先予之。」

所以,若你對待工作用心勤勉,面對新機會勇敢出擊,它也終將回你以碩果累累。

對自己負責

才能人生無悔

鄰居雷蒙與女人曖昧不清,名聲不好,大家避之不及。

雷蒙問默爾索愿不愿做他的朋友,默爾索說做不做都可以,怎麼都行。

雷蒙和情婦鬧矛盾、毆打情婦,默爾索按照雷蒙的要求,幫忙寫信羞辱情婦,并去警察局作證。

一個星期天,雷蒙邀請默爾索和瑪麗去朋友的海濱木屋玩。

情婦的弟弟及朋友跟蹤雷蒙,雙方爭執起來。后來,默爾索獨自在海邊散步時,他們又狹路相逢。

在強烈陽光的照射下,默爾索感到昏昏沉沉。看到雷蒙的仇人亮出匕首時,他稀里糊涂地掏出手槍,殺死了對方。

被捕入獄后,默爾索沒有主動找律師辯護,指派律師希望審判時他不要表現出葬禮上的冷漠,他斷然拒絕。

聽到因為對母親的冷酷無情而判處自己死刑,他感到驚愕不已。

庭長問他是否有話可說,他說「沒有」,并且放棄了上訴,還覺得活著不勝其煩。

他拒絕采納各種有利建議,不努力,也不爭取。

默爾索本與雷蒙的「私事」無關,只因交友不慎,才被卷入災禍,但他秉持一貫的敷衍態度。

交友隨便,人品好壞也不介意,別人讓做什麼就做什麼。

正是默爾索自己的輕率與敷衍,讓自己從一個局外人變成了局中人,進入了一個不可控的暴力場面,最終失去自由乃至生命。

凡事敷衍,是不愿對自己人生負責的借口推脫,更是將自己人生的選擇權交到他人手中。

正如路遙在小說《人生》中所說:

「人生的道路雖然漫長,但緊要處常常只有幾步。」

其實,學會掌控自己的命運,對自己的生活負責,就是最要緊的那一步。

寫在最后

歌德說:「誰若游戲人生,他就一事無成。」

默爾索玩世不恭的人生態度,釀成了他的悲劇。

母親去世,沒感覺;結不結婚,無所謂;和誰交友,都可以;升職加薪,不在乎;多少歲去世,無差別。

這樣的人生態度,不是順其自然的「佛系」,而是消極處世的逃避。

一邊渴望輕松自在,一邊選擇散漫逃避。對什麼都無所謂,做什麼都不努力,直到失去了才后悔莫及。

真正的「佛系」,是努力之后的平常心,而不是還沒努力就放棄。

不加努力的無所謂,都有不負責任的成分。所謂的生活不公,大多是懶惰敷衍的結果。

只有竭盡全力,才能毫不費力。

你認真了,生活才會認真。

你敷衍生活,生活也會敷衍你。

愿你認真生活,不要做生活的局外人。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