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人的斷交,都是靜悄悄的:人生沒有回頭路,只能一路遇見,一路再見

01

歌德說過:「相熟的人表現出恭而敬之的樣子,總是叫人感到可笑。」

越長大,越發現,自己不愿意社交,因為不喜歡戴著面具過日子。

有些人,走著走著就散了,就算找回來,也回不到當初了。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不要大聲說再見,也不要使勁揮手,更不要使勁回頭,只要不動聲色地退出,就是最體面的斷交。

02

圈子里,有一種斷交,就是在同學群、親戚群里,一直保持沉默。

知乎里,有人問:「同學群為什麼會越來越冷清?」

最好的回復就是—— 因為各自有了圈子。

真的好扎心,曾經同窗好幾年,一起搖頭晃腦讀書,一起追夢。

記得畢業那會,有同學哭著說 :「勿忘我。」

拼命尋找回憶,想盡辦法重聚,但是最后,同學到底是走散了。就像青春一樣,留下一個美麗的背影,再回頭,大家的容顏就變老了,有了皺紋,有了白髮。

同學聚會的時候,回到校園里。

「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昨日的人,不是今日的人,能夠來聚會的人,越來越少了,有些人,喊也不來了。

為了聯系,我們有了群。隔三差五在群里吼一吼,證明自己還在。時隔多日,群也變得冷清了。

同樣,親戚群,也不熱鬧了。表哥表姐、表弟表妹,各奔東西,哪能常常聊天呢?

思想家蒙田說過:「沉默較之言不由衷的話更有益于社交。」

說一千,道一萬,不如一默。有些話,留在心里就好;有些事,過去就算了。相見不如懷念。

03

家庭里,有一種斷交,就是「你在我面前,卻無話可說」。

三國時期,曹植對兄弟曹丕說:「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手足情,不可斷。當手足反目的時候,我們都很痛心,但是你毫無辦法。

更難以置信的是,父母和兒女,也會計較。

曹植被封為臨淄侯之后,留在鄴城發展。父親曹操,對他厚愛有加,有立太子之意。

過了幾年,曹操發現,曹植坐著豪華的馬車云游,還好酒貪杯。因此,曹操捶胸頓足,父子之情,變得淡然。

家庭里,除了血脈之情,還有夫妻的緣分。當夫妻都很在乎的時候,一點點小事,都會計較,如果有人對家庭不忠誠,就會鬧翻天。當鬧夠了,就會變得很安靜,對眼前的一切,都視而不見。

漫畫家朱德庸說過:「夫妻通過每一次爭吵,更加了解對方;當他們足夠了解彼此時就不再爭吵了,他們選擇分手。」

每天,我們工作了一整天,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家,想要得到一絲的安慰,但是卻只能冷暖自知。真的好心酸。

世上最可悲的斷交,大概就是——我你住在一間屋子里,你卻不知道我愛你。

04

生活里,有一種斷交,就是朋友很多,但我們都得靠自己,習慣了獨來獨往。

南朝大臣王通說過:「以勢交者,勢傾則絕;以利交者,利窮則散。」

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當一群朋友一起奮斗的時候,個個精神抖擻,喝涼水也是酒。當利益到手了,就意味著散伙了。

看過一個故事:一群朋友去漂流,按照規則,誰得了第一,就可以拿到豐厚的獎品。

一個女孩,鞋子被水沖走了。漂流過后,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女孩不敢想,自己如何走過去,因此她向身邊的朋友求助。

沒有人幫她。

事后,有朋友說:「我們都在靠自己。」

在利益面前,并沒有「女士優先」,也沒有「紳士風度」。

在《集結號》里,張涵予說了這樣一句台詞:「總算是歇過來了。」

說這句台詞之前,他被關了禁閉,疲憊不堪。因此他選擇了好好睡覺,而不是求助任何人。

有些事情,男女有別。但是作為共利的朋友——我們都一樣。

既然靠自己,那為什麼要那麼多朋友呢? 獨來獨往,是選擇,也是被選擇。因此,我們習慣了聚散隨時。

05

鄉村里,有一種斷交,就是回到生我養我的故鄉,自己卻變成了「客人」。

拉鉤上吊,一百年,不許變」,對于這句童謠,你應該不陌生吧。

兒時的玩伴,真的很天真,也很開心。大家可以下河摸魚,到水田里打個滾,爬到高高的草垛上。

當年,魯迅聽閏土講西瓜地里的故事,還特別提到了一只猹——狀如小狗而很兇猛。

時隔多年,魯迅回到故鄉,閏土帶著孩子來看見他。一開口,就說「老爺」,把人與人的層次,說得清清白白。

還有斜對門的楊二嫂,說:「不認識了麼?我還抱過你咧。」

魯迅聽了,就愕然了。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們習慣了漂泊,走得越遠,越思念故鄉。但是回故鄉的次數,卻屈指可數。

當父母過世之后,家鄉變成了故鄉,回去也就是掃墓了。左鄰右舍、少年的玩伴、七大姑八大姨......到底是陌生了。

還有那個頑劣兒童,笑問客從何處來。

故鄉,斷交了,卻說不準,到底是哪一天。或許是昨天吧。

06

真正的斷交,不是物理上的刪除,而是我分明還記得你,但是想起你,卻有了一條無法逾越的溝渠。

長大后才明白,人生沒有回頭路,只能一路遇見,一路再見。

遇見的人千千萬萬,再見的人也一樣多。真正留下來的人,只有「你」。

所以,不管和誰斷交,都別憂傷,也不要問,何日重逢。

人前一杯酒,各自飲完;人后一片海,獨自上岸。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