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一個人最狠的報復,不是撕破臉,而是這樣做

這個世界,有人對你好,就有人對你壞。

對你好的人,不需要你特意做什麼,總是將善意和溫暖傳遞給你;對你壞的人,你的存在就是他的威脅,自然想除之而后快。

很多時候,哪怕我們只是安靜地做自己,也會成為他人的「眼中釘、肉中刺」,遭到打壓、排擠和算計。

對于這種「欺負人」的行為,一味忍讓只會讓其得寸進尺,也會讓自己陷入憋屈中不能自拔。必須要采取有力措施,狠狠地「懟」回去,才能把「不愉快」還給始作俑者,把輕松自在還給自己。

而最明智的做法,不是針尖對麥芒地撕破臉,而是用以下幾種方法。

01

厚積薄發,讓自己成為高不可攀的人。

生活中,有這樣一種現象,當你和周圍的人差不多優秀時,更容易遭到他人的嫉妒和打壓,而當你鶴立雞群,遠超身邊人時,別人剩下的只有羨慕不已,再也無力撼動你的地位。

所以,不如讓自己成為「雞群里的鶴」。

建立元朝的蒙古族首領鐵木真,是個熱衷于開疆拓土的人,他的鐵騎橫跨歐亞大陸,所到之處,無不如同秋風掃落葉般,讓對手甘愿俯首稱臣。

可這樣一位雄才大略的開國皇帝,早年卻有著一段沉痛的「被侮辱、被損害」的經歷:父親被害、族人背叛、妻子被搶,鐵木真從小到大,幾乎都處在逃離「被追殺」的境遇中,幾次命懸一線。

在逃亡的過程中,鐵木真和另一個部落的青年俊杰扎木合結為異姓兄弟,為統一大草原共同征戰。然而,隨著鐵木真的人格魅力逐漸被眾多部落所接納,威望越來越高,曾經的兄弟扎木合對此充滿了怨恨。

最終扎木合聯合貴族勢力,聚集了軍隊,和鐵木真展開決戰,幾個回合下來,昔日落魄逃亡的鐵木真已經成為振臂一呼便有眾人云集的首領,扎木合被打敗,鐵木真也由此統一了漠北,開啟了更宏大的征戰路途。

從鐵木真與扎木合從「親如兄弟」到「分道揚鑣」,再到「決一死戰」的友情,我們不難發現,對一個人最狠的報復,是成為比對方心胸更寬廣、能力更優秀的人。

唯有如此,才能讓「輸」的一方,也輸得心服口服。

02

主動遠離,井水不犯河水。

那些左右看你不順眼的人,多半是因為你是他們「潛在」的競爭者,如果不排擠你,他們的地位就很可能保不住了。

因此,如果他是你的上司,或者所依仗的權勢比你多,更會不遺余力給你「下套」,期待著你能跌入他們的陷阱中。

漢武帝時期,丞相公孫弘是個氣度狹小且心狠手辣的人,雖然他在皇帝面前表現的是一副勤儉、孝順、博學、大度的樣子,但卻最是不能容人。

當時,大儒學家董仲舒,深得漢武帝器重,其才學和口碑也遠在公孫弘之上。作為靠著講注經書而步入仕途的公孫弘來說,董仲舒已經成為了他的「頭號競爭對手」。

為此,公孫弘屢屢上書,推薦董仲舒去膠西國任相國。

膠西國國王劉肥以殘暴著稱,對于中央派來的官員,動輒就他們處死。很明顯,公孫弘想要借刀殺人。

對此,董仲舒也心知肚明,但他很清楚,自己誰也得罪不起,就表示順從。

來到膠西國后,更是處處小心翼翼。好在劉肥敬重他的才學,總能以禮相待。但一年之后,戰戰兢兢的董仲舒還是稱病告辭,從而得以全身而退。從此專心著書立說,愈發受人尊敬。

金庸先生曾說:「有人在的地方,就有江湖。」當你意識到周圍有人時刻都在針對你,一旦正面沖突又會讓自己很難堪時,不妨退而求其次,主動遠離,從此井水不犯河水,從而求得安寧自在。

03

視若無睹,用漠視表明立場。

曾經看過這樣一個問答:「你會因為一個惡心的上司或同事而離開一個很有發展前途的平台嗎?」

一個高贊的回答是,不會,越是如此,越要當成一場修行,練就「金剛不壞」之身。

的確如此。自己辛辛苦苦,過關斬將才好不容易擠進來,對于工作充滿了熱情,能夠找到足夠的存在感和價值感,這樣的平台,不就是自己的夢寐以求嗎?

至于那些像蒼蠅一樣,總在給自己找茬的人,與此相比,實在不值一提。

起初,會對他人的刻意針對無比憤恨,也會氣鼓鼓地想要懟回去,但只要一開撕,便正中他人下懷,還有什麼必要呢。

真正厲害的人,早已經變得「心平氣和」,不管對方如何「作惡」,都能讓自己無動于衷。

這種發自內心的視若無睹,往往最具殺傷力,別人的惡言惡行,全部如同被折回的箭,刺向了他們自己。

04

結束語:

人生在世,你沒有能力讓所有人都高興,更沒有必要對那些為難你、刻薄你、挑釁你的人寬容大度。

只是,最高級的反駁是不被所擾,是強大自己,最終,一騎絕塵,讓他們望塵莫及。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