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上,不合群的人,往往是以下幾種

猛獸總獨行,牛羊才成群。

職場上,千萬不要小看了那個「不合群」的人,他們之所以能夠「獨步江湖」,多半有著常人所不能及的過人之處。

01

見過大世面的人,不屑于合群。

《莊子》中講述了坎井之蛙和東海之鱉的故事:

住在淺井里的青蛙對東海的大鱉炫耀自己獨占一坑水的快樂,并邀請大鱉一同體驗

可大鱉的左腳還沒踏進淺井,右腳的膝蓋就被絆住了,猶豫了一陣只好退出來,并把大海的描述給青蛙: 千里之遙,不足以表述它的廣大,千丈之高,不能窮盡它的幽深;不因時間的長短而改變,也不因雨量的多少而增減,這就是東海最大的快樂。

青蛙聽了這番話,手足無措,茫茫然像失了魂一樣。

職場中,不乏這樣的「坎井之蛙」,他們總在為自己的小有所成沾沾自喜、自鳴得意,思維和認識不知不覺就步入了「坎井」。

當遇到真正見過大世面、經歷大風浪的人,非但不自省,還要班門弄斧,最后,成為見笑于「東海之鱉」的「井蛙」。

職場上,「坎井之蛙」一抓一大把,但「東海之鱉」很難求。職場上,那些高薪挖來的「角」,雖然很少和大家打成一片,但正是憑借著超乎常人的見識、經驗和魄力,打破僵局,帶來新的發展機遇。

當很多人從埋怨、不屑和質疑中清醒過來,并自覺地追隨并跟從時,很有可能,這樣的「高人」也在經歷又一次歷練之后,去往了更高的發展平台,只留給大家一個瀟灑轉身的背影了。

02

有大志向的人,不屑于合群。

真正厲害的人,哪怕起始于「坎井」,但絕不會止步于此,他們總會想方設法去看更廣闊的世界,哪怕被群嘲,歷經千辛萬苦,但一定會在內心壯闊理想的指引下,走上非同于常人的人生之路。

就像秦末農民起義領袖的陳勝在田埂上慨嘆:「燕雀安知鴻鵠之志哉」;就像投筆從戎的班超怒懟抄書的同事:「小子安知壯士志哉。」

眼界不同,格局不同,自然不屑于合群,而是致力于尋找或打造屬于自己的「群」。

職場中,有大志向的人,往往悶聲鉆研業務,致力于提升自身能力水平。他們明明看穿了上司的故意為難,也看透了同事的推卸責任,但都裝作不知內情,一心一意講求「把事情做好」。

不管是跑腿打雜這樣耗時費力又不好的雜活,他們也能有條不紊,忙而不亂。還是攻堅克難,走前人沒有走過的路,做前人沒有做過的事,承擔前所未有的風險和挑戰,他們也能不急不躁、從容應對。

當周圍的人還在對他們嘰嘰喳喳的時候,他們已經自動「屏蔽」了一切;當周圍的人還在茫然無措的時候,他們已經胸有成竹了;當周圍人還在指指點點的時候,他們已經登上了另一個高峰。

星光不問趕路人,時光不負有心人,當一個人把別人喝咖啡的時間都用來專注于做好手頭的工作,最后的差距便是天壤之別。

03

有實力的邊緣人,不屑于合群。

職場上,被「邊緣化」和主動「邊緣化」是兩種截然不同的境遇。

被「邊緣化」是不論自己如何努力,也不被大大小小的圈子所接納,它反映出一個人不管是能力水平,還是個人修養都存在很大的缺陷,需要脫胎換骨的改進。

而主動「邊緣化」則是主動掩蓋鋒芒,不再汲汲于功名,它反映出一個人具備了獨當一面、運籌帷幄的能力,不可替代,不容忽視,但他卻不爭不辯,只求按部就班,拿多少錢做多少事。

這種讓領導和同事都不敢輕易「安排」和「得罪」的人,往往是一個單位長年累月在重要崗位攻堅克難卻一直沒能得到應有回報的人。

對于業務,他們是行家里手;對于難題,他們能「藥到病除」;對于人際關系,他們有口皆碑;但現實就是這麼「魔幻」,他們終究是被領導辜負的人。

職場中,只講利益,不講感情。當最有實力的職場人,明白了最殘酷的職場規則,滿腔熱血也就化作了遺憾。

工作是為了更好地生活,從前「沖鋒在前」是,如今「按部就班」也是。 當一個人不再奢求升職加薪,不再渴求表揚,甚至不再希望領導和同事能記起自己,是已經看透了職場,看透了人性,「不合群」是一種自我警醒,是鼓勵自己開啟全新的生活。

04

結束語:

人在職場,千萬不要小看了一個不合群的人。

當人們在各種群里高談闊論、自以為是時,他們早已經跳出了「只緣身在此山中」的困局。

他們內心澄澈、目標清晰,愛我所愛,行我所行,再也沒有什麼能夠阻擋自己追求更好的生活,攀上更高的頂峰。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