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獸總是獨行:不合群的人,往往更值得深交

處世奇書《菜根譚》「應酬篇」中有這麼一句話耐人尋味:「落落者,難合亦難分;欣欣者,易親亦易散」。

大概意思就是說:性格孤傲的人,看起來很不合群,難以迎合,但是一旦結交,又難以分離;性格開朗的人,看起來很合群,容易親近,但離散也容易,正所謂是「來也匆匆,去也匆匆」。

試問一下:大家是愿意擁有穩固牢靠的感情,還是變數很大的快餐式感情呢?估計很多人都會理性地選擇前者,可惜的是人們在交往過程中,往往是感性大于理性。

比如說,我們往往把能說會道、甜言蜜語的人,視作是「高情商」,并樂于與這種人交往;而對于那些木訥話少、不善社交的老實人,我們經常把他們看成是「情商低」,認為與這種人相處無趣。

去掉浮華,透過現象看本質,本質才是最重要,正如晚清名臣曾國藩所說:「大抵觀人之道,以樸實廉潔為質」。所以說,不合群的人,本質還是善的、好的,請善待他們,雖然他們不好相處,但是值得我們用一輩子去深交。

1、猛獸總是獨行;

魯迅先生說:「猛獸總是獨行,牛羊才成群結隊」,這句話說明了強者往往是孤獨的,而弱者缺乏安全感,喜歡抱團取暖、人云亦云。

成年人的時間,我們若發現一個人經常獨來獨往,朋友很少,但是依舊能夠混得不錯,說明此人像猛獸一樣能力很強,有過人之處,因此不屑于蕓蕓眾生「同流」。

古人特別講究「慎交」,但是孔子告訴我們一條交友標準——「無友不如己者」。什麼意思?就是說:不要跟不如自己的人交朋友,只要有勝過自己的地方,就值得向他人學習。

這也是《增廣賢文》所提倡的交友原則:「結交須勝己,似我不如無「,結交朋友應該多結交勝過自己的人,否則,和自己差不多,也學不到東西,還不如不結交。即便是站在比較功利的角度來看問題,我們也應該多結交能人異士,而不合群的人往往就屬于這類人。

平庸者,往往與周圍人關系融洽;出眾者,往往與周圍人關系緊張。如果你甘于平庸,身邊的阻攔者必然很少;但是你若想優秀出眾,阻攔者必然很多,因為你的出眾會顯得他人的無能。

這也是不合群的優秀者,經常被身邊人視作是另類的主要原因,正所謂是「故木秀于林,風必摧之;堆出于岸,流必湍之;行高于人,眾必非之」。

一個人越優秀越孤獨,因為與他們同層次的人越來越少,所以就自然顯得不合群;如果合群了,隨波逐流,毫無主見,也就離優秀和卓越越來越遠。

就如曾國藩在書信中告訴晚輩時所說:卑賤的人,恪守那些庸俗的規律,喜歡人云亦云,隨波逐流,時間越長越卑賤越落入下流;志趣高尚的人,仰慕學習過去那些先哲圣賢,雖然不合群,但時間長了,日漸上流,會越來越優秀。

作家蔣方舟有句名言叫:「多讀點書,不然你的三觀是由你的親朋好友決定的」!這句話特別適合送給那些合群的年輕人,因為他們顧及安全感,也就放棄了上升的通道。

反之,對于不合群的人,更是一種肯定,因為他們獨立自主,有思想有主見,人生由自己決定,必然會大不相同、大放光彩。所以說,請善待那些不合群的人,因為他們往往夠優秀,值得我們深交。

2、不合群的人,心地很善良;

生活中,有一種人「生性涼薄」,也給人的感覺是不合群。這種人往往是很善良,被人傷害,吃一塹長一智,待人更加慎重,不再輕易付出真感情。其實,在他們冷若冰霜的面孔背后,往往又藏著一顆赤忱熱心。

正如《菜根譚》中所說:「與人者,與其易疏于終,不若難親于始」,與他人交往,與其最后輕易地疏遠分手,不如在最開始親近時慎重一些。

反倒是那些很熱情、善于社交的人,我們要多加注意。因為知人知面不知心,許多人熱情的面孔背后,又藏著一顆陰冷的心。正如古人所說:「輕諾者信必寡,面譽者背必非」,輕易允諾他人的人,誠信一定很少;當面稱贊他人的人,背后一定說人壞話。

莊子就是那種生性涼薄,看起來不合群的人,但是他內心極度善良。楚莊王派人去請莊子來做丞相,但莊子面對名利的誘惑,無動于衷,甚至是表現得冷漠、寡情,就像一棵孤獨地在深夜看守心靈月亮的樹。其實,莊子眼極冷,心腸極熱,因為他怕自己動真心了,怕被殘酷的現實傷害。

魯迅先生看起來很高冷,但是他看得透徹,看得清明。「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牛」,這句話是他對敵人的無聲吶喊,更是他對人民的無限柔情。魯迅先生也是看起來不合群的人,但是他心地卻很善良。所以說,不合群的人,往往心地很善良,值得深交。

結語:

不合群的人,往往都是被傷害過,害怕再次被人傷害,也不愿意變壞去傷害他人。所以他們寧愿打掉牙和血里吞,把自己包裹嚴實,其實很善良,需要被善待。一個人,因無情而堅強,因多情而虛弱。

反倒是那些擅長社交的人,他們往往虛情假意,就如孔子的那句話「巧言令色,鮮矣仁」。不合群的人,雖然不好相處,但是他們往往足夠優秀和善良,所以他們值得被善待,值得深交。

今日話題:您身邊有不合群的人嗎?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