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時魯莽,老年時悔恨,驚人的因果定律:少年的格局,老年的命運

01

在魯迅的一生中,閏土是一個分量很重的人。

可是閏土的一生,卻令人心酸。直到現在,很多中年人,把自己比喻成閏土,生活很苦,也沒有出路,祖輩也沒有留下什麼財產。

在《故鄉》里,閏土的形象是這樣的:戴著項圈,站在月色下的西瓜地里,拿著一柄鋼叉,遇到了一只猹。

玩伴們交流時,閏土很積極,談到了撿貝殼、抓鳥......腦袋里總有令人向往的東西。

年幼的魯迅,說:「我素不知道天下有這許多新鮮事:海邊有如許五色的貝殼;西瓜有這樣危險的經歷,我先前單知道他在水果店里出賣罷了。」

對比之下,閏土知道的事情,比魯迅知道的事情更多。但是他們的人生,卻迥然不同。

魯迅在父母的安排下,進了學堂,學醫。最后變成了一個文人。

閏土卻一直在農村,守著心中的「西瓜地」。始終是社會最底層的人。

俗話說:「父母的格局,兒女的結局。」

我們把人生的結局,歸根于父母,其實不完全對。很大一部分結局是自己的格局決定的。正所謂,有志者事竟成。

02

曾國藩說:「成大事者,首重格局。」

他自己又是如何闡釋「格局」這兩個字呢?看他少年時的言行舉止,就知道了。

小時候的曾國藩是愚鈍的,甚至有故事指出,聽他背書的小偷,都已經能背出來了,但是他還在結結巴巴。

但是小偷沒有變成名人,空有「過耳不忘」的本領,曾國藩卻一舉成名天下。

曾國藩的目標是讀書、考取功名。在學堂上,大家都笑他是「豬仔」,太愚笨,但是他笨鳥先飛,比同一批學生,更早取得秀才和舉人。

當年曾國藩去考進士的時候,花光了家里的錢,自己也只能借路費回家。

令人驚訝的是,在南京,他把路費變成了史書,把衣服典當了,才坐船到家。

「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這就是曾國藩的格局,也是曾國藩的命運。

老年的他,因為勤奮讀書,導致左眼都讀瞎了。這樣看來,他被稱為「曠世奇才」就一點都不過分了。

同樣,曾國藩的兒子曾紀澤也走了讀書的路,并且善于推陳出新。

在清朝被西方列強羞辱的時候,曾紀澤開始學習外語。

他的學習內容,讓官員們大吃一驚,慈禧太后也聽到了風聲,還專門召見他,談了一些關于洋務運動的事情。

接下來,朝廷派曾紀澤繼任英國公使,外交家的頭銜,從此開始。

父母安排我們讀書,這是常規動作,但是讀什麼書,讀書之后要做什麼,選擇什麼專業,去哪里讀書,其選擇權,仍舊在我們自己手里。

真正有能耐的人,一方面順著父母的安排,一方面會盡快讓自己嶄露頭角。

03

作為70后的我,一晃就到了知天命的年紀,回頭看看自己走過的路,想一想人生的結局,「格局」的重要性,就越發明顯了,其本質就是——因果定律。

其一,讀書多和讀書少的人,命運不一樣。

走進校園,老師引導我們,要做科學家、數學家。方向是很籠統的。直到上國中才明白,混得好的人,第一步是上中專、大學。

為了不再「面朝黃土背朝天」,我們想盡辦法去高等學府,但是能夠夢想成真的人,寥寥無幾。

讀書多的人,要麼在體制內工作,當老師、公務員,還有人混到了處級干部。也有一些技術人員,慢慢變成了技術工程師等。

讀書少的人,在底層的占多數,靠做生意起家的人,也有,但是不多。為一斗米而發愁的人,不在少數。

更重要的是,讀書多的人,會鼓勵孩子持續努力,更加重視教育。在教育方面,也更有方法。

其二,成家立業的抉擇,影響了后半生的安排。

有人在縣城安家,有人去了省城,還有人在東莞等地,依托打工致富。

結婚的時候,選擇「落腳點」,其實是人生的一個新「起點」。有人誤以為,老了還會回縣城,因此在縣城買房。結果,結婚后,持續外出,房子變成了「雞肋」。如果要重新布局,無疑是給自己添堵。

當然,很多人在五十歲之后,回到了縣城,確實和當初想的一樣——落葉歸根。

其三,存錢不存錢的人生,千差萬別。

有人從打工第一天開始,就存錢。之后,用手里的錢,創業、買房、投資等。錢生錢的效果,就體現出來了。起碼,房屋出租,也能帶來很多收入。

得過且過的人,就談不上什麼余生了。也許過了五十歲,也沒有準備退休的事情,連房子也是大問題。

事實上,任何一代人,都存在以上三種因果關系。并不是父母可以掌握的。尤其是走出校園之后的一段路,基本上在自己手里。

04

富蘭克林說過:「青年時魯莽,老年時悔恨。」

易卜生說過:「青年時種下什麼,老年時就收獲什麼。」

兩位名人的話,如出一轍。

進入老年,我們終究會明白,總是強調父母沒有本事,時運不濟,生活疲憊不堪,社會太陰暗的人,是內心不自信的,對命運沒有具體的安排。

總是期待自己走好運,有一個大獎,砸中自己,其實是格局很糟糕,聽天由命罷了。

與其晚年時悔恨,不如趁自己沒有很老,再去折騰一兩次,避免惡性循環。

改變命運的因素有很多,只有把握內因,抓住外因,方可成事。

天命不可違,勵志可勝天。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