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不到書香的家庭,再有錢也守不住

詩書傳家,繼世綿長;富貴傳家,不過三代。

看過一張漫畫。

一個家庭如果只有財富,卻沒有讀書的習慣,就像是缺了口的水桶,水再多,也難以存續。

蘇軾在《三槐堂銘》中寫道: 忠厚傳家久,詩書繼世長。

世上永不貶值的家產,不是堆砌的金銀,而是家里的書風。

延綿不斷的書香,才是滋養家庭、托舉后輩子孫的根基。

01

有人統計過2007到2016這十年里,各省大學聯考狀元父母的職業。

其中占比最高的是教師,高達35.09%.

他們和其他家長相比,并非能力最好,收入最高,卻更懂得營造良好的家風。

正如安徽省大學聯考狀元董潔洋曾說:

「爸媽并沒在我身上花太多心思,只是一看到他們在看書,我便不好意思不看。」

真正的窮困,不是物質的缺乏,而是精神的貧瘠。

人人都愛讀書的家庭,即使眼下困頓,終有守得云開的一天。

前段時間重溫《白說》,對白巖松的成長經歷感觸頗深。

他自幼喪父,母親起早貪黑工作,回到家還要操勞家務。

但無論忙到多晚,母親每天都會在睡前抽出半個小時看書,燈前撫卷的身影,深深印在白巖松心里。

正因如此,那時的他雖然調皮,成績也不好,卻一直保持著讀書的習慣。

哪怕逃課出去玩,事后他也一定會拿著母親的借書卡,去圖書館靜靜看上兩個小時的書。

高三沖刺時,白巖松為方便備考,將各科書籍釘在一起。

長達數千頁的書冊,常人翻看幾頁便會頭暈,而他憑借常年讀書培養出來的專注力,一看就是一整天。

多年后,白巖松從中國傳媒大學畢業,成為家喻戶曉的主持人。

內華達大學的埃文斯教授,曾對27個國家73249個家庭,進行長達20年的跟蹤調查。

他最后發現:

一個家能否長期興旺,不在眼下父母的收入和地位,而在藏書的數量。

那些歷經金融危機、戰爭沖擊或其他變故而依然堅挺的家庭,家中藏書幾乎都超過了一百冊。

哲學家西塞羅曾說:「沒有書籍的屋子,宛如抽去靈魂的軀體。」

家大業大,總有一天耗盡,而書中傳承的知識與精神歷久彌新。

一個有文化底蘊的家,經得起柴米油鹽的困頓,扛得住滄海桑田的考驗。

02

台灣企業家蔡衍明從小家境優越,而他那時經常翻墻逃學,和那些拜他為「大哥」的社會閑人在街頭廝混。

高二那年,他更是直接休學,要求接管父親的罐頭加工廠。

他向家人吹噓:打拼一年,勝過讀書十載。

然而,蔡衍明不懂經營,不懂管理,就連簡單的損益表也看不明白。

接管加工廠不到一年,凈賠了一個億。

蔡衍明后來接受采訪時,依然心有余悸:「好在那時我吃到教訓,趕緊撿回了書。否則我爸再多家產,也遲早被我敗光。」

詩書傳家,繼世綿長;富貴傳家,不過三代。

正如富蘭克林所說:「一幢金庫填滿而書架騰空的房子,是父母能給孩子的最可怕的禮物。」

僅靠金錢兜底的家庭,就像那隨時都會散掉的細沙,經不起一點風吹雨打。

1966年,巴倫·希爾頓從父親手中繼承希爾頓酒店。

通過投資房地產,他在不到10年的時間里,將希爾頓發展成為全球性的連鎖酒店。

常年為生意奔波,巴倫無暇顧及兒女,只能通過滿足他們的欲求,以盡身為父親的責任。

別墅、豪車、游艇……孩子們什麼都不缺,心志卻被奢侈的生活不斷侵蝕。

在躲避家庭教師的日子里,他們端著酒杯,沉迷各種派對和舞會。伴隨著迎來往送,幾番嬉笑打鬧,一天就這樣消遣過去。

轉眼30年過去,年邁的巴倫急需挑選合適的繼承人。

可當他看向晚輩,長子尼基常年混跡娛樂圈,深陷緋聞漩渦;次子小康拉德因在公開場合鬧事,被當地檢察院起訴;孫女帕麗斯更是因為[吸·毒]、墮胎等丑聞而聲名狼藉。

無奈之下,巴倫只能將資產移交基金會,眼睜睜看著傳承半個多世紀的家族企業旁落他人。

作家林清玄說:「一個聞得到書香,聽得到平靜的家庭,能夠喚醒人內心的種子;反之,這粒種子會在喧囂中獨自腐爛。」

在這世上,積財萬貫可能轉瞬即逝,廣廈萬間也可能只是過眼云煙。

惟有彌漫書香的家,是牢固不破的精神殿堂。

每個身處其間的人,都能借書籍療愈內心,汲取力量,從容面對家門外的紛繁誘惑。

03

知乎曾有個話題:你見過哪些讓你羨慕的家庭?

網友 @Achilles談到自己當班主任時,遇到的一對父子:

起初一家人擠在10平米不到的隔間里,父親會陪兒子去圖書館;

后來一家人搬到大房子里,父親就在自家書房里陪兒子看書。

不管有錢沒錢,這個家的書卷氣,從來沒有淡過。

古人常說,成家難,守家更難。

一個家能靠運勢一時顯赫,但長久的福蔭,離不開每個家人的修養、性情和學識。

能夠行穩致遠的家,越是蒸蒸日上,越不會對讀書掉以輕心。

「玻璃大王」曹德旺的3個孩子,分別見證他人生的不同階段。

長子曹暉出生時,他還在玻璃廠擔任導購員,每天騎輛破舊腳踏車跑業務,到手工資只夠一家人基本生活。

等到次子曹代騰和女兒曹艷萍出生時,他開始獨自承包玻璃業務,并很快賺到人生的第一桶金。

從一無所有到公司董事,曹德旺始終不變的,是他在孩子眼中手不釋卷的形象。

他在自傳《心若菩提》中說:

「從小到大我都愛看各種書,甚至有個怪癖,即使再好的朋友,我也不舍得借書給他,因為我真的愛書如命。」

在他的影響下,無論是飽嘗艱辛的曹暉,還是條件優越的曹代鵬、曹艷萍,都習慣從書中學習做人做事的道理。

他們長大后都上了名校,畢業后更是成為曹德旺的左膀右臂。

曹德旺的公司也在孩子們的扶持下,常年保持70%以上的全球市占率,成為經久不衰的行業巨頭。

馬伯庸說: 書,是一個人的立身之本,一個家的立足之根。

一個能在書堆里耐得住寂寞,守得住平淡而不浮躁的人,必定也能把這份質量延伸于家庭的經營。

書香氤氳的家庭,不會在低谷沉淪,不會在頂峰跌落。

1703年,英國作家笛福因批評時政被捕入獄,留下家中7個年幼的孩子。

通過朋友幫助,笛福申請到一筆救濟金,這筆錢均攤下來,剛好能滿足每個孩子生活所需。

但笛福仍堅持從救濟金中,抽出一部分購置書籍。

他在給朋友的信中解釋:

「如果我不能用錢充實孩子的錢包,那至少得用書充實他們的頭腦。世上只有讀書的債一旦欠下,便永遠無法償還。」

一個家庭存續的根源,不是取之不竭的物質財富,而是讀書不倦的精神傳承。

請相信,你讀過的每一本書,都藏個人與家庭的未來。

用戶評論